HMBLM

嗑酒茨

【酒茨】挚友你真的不吃辣嘛


日常向段子 ooc

酒吞支着脑袋看茨木吃饭。
油光锃亮的嘴唇一张一合,连带着脸颊一鼓一鼓地嚼动,几点毫不自知的油星子溅在嘴角。前方的的锅子下燃着固体酒精,盆里的红色汤汁咕嘟咕嘟冒着热气,白雾氤氲让茨木变成桃粉色的脸模糊不清。
也不知道怎么这么爱吃辣……酒吞两只手肘撑着桌子环视四周。不大的店面里在深夜依旧火爆坐满食客,每张桌子上都大大小小的架着几个锅子盆子,热气蒸腾夹杂辣椒的味道充盈整个屋子。人们举着筷子,捞上每个都滴着骇人油汤的牛蛙水煮鱼毛血旺。看着自己只沾了一点点红油的盘子和手边的几个矿泉水瓶,再看向茨木盘上堆着的各种辣椒花椒鱼刺,酒吞叹了口气。
“挚友你怎么不吃啊?”茨木隔着锅问他,眼睛趴在红油汤边上,筷子戳在菜里挑挑捡捡。
“啊,我,吃饱了。你好好吃。”酒吞喝了一口矿泉水,心里暗暗称奇茨木怎么吃辣不喝水的。
“挚友你次好少……”茨木连汤带水咽了一大口,嘴里含糊不清。
“本大爷不饿。把你嘴自己擦擦。”
茨木接过酒吞递来的纸巾,胡乱抹了一下嘴巴周围,团成一团丢进脚下的垃圾桶。
“哎呀…能不能行,还擦的不干净。”酒吞皱了皱眉头,又扯了一张纸,长臂伸过去给茨木仔仔细细擦一遍。
茨木抬头冲酒吞嘿嘿的笑,不太好意思的笑,看得酒吞也不好意思,扔了纸巾把人家头一按:“吃你的。”

他们的第一次约会是在个高级西餐厅,干干净净的没有如此这般沸腾的景象。酒吞羊排上撒了黑胡椒,这是他最能接受的辣刺激味觉的范围。茨木的鱼排是酸辣的,这是店里唯一带着辣椒的主菜,茨木尝了几口后砸吧砸吧嘴,一脸看起来堪堪还行不是很辣的样子。
酒吞拒绝了茨木切给他的一小块鱼排,从此开始疑惑自己找的媳妇为什么能吃辣不喝水。

吃任何带着辣椒的菜而没有带牛奶或者是矿泉水的酒吞,从心里讲,是怂的。他不大能理解吃辣不喝水还吃的那么欢快的人,难道不会觉得辣得连坐都坐不住吗?不喝牛奶解辣岂不是人间地狱?嗜酒如他,他至今也没敢吃辣的时候喝过酒,他怕死。
要是茨木知道自己现在吃辣的东西还得在白水里涮一涮,得用什么表情看他啊……
酒吞觉得自己各项都完美,要不然茨木怎么会喜欢他。只有吃辣,他仿佛一片空白,像是天生缺失了这项技能一样。在他还是单身的二十几年里,他一直吃着所谓茨木口中清淡如水的食物。
但是茨木怎么那么能吃辣……酒吞回忆好像自从他们第一次约会,再往后的下馆子几乎全是以湘菜之流为主。而且茨木每次吃辣只喝一点点水啊,水还是蹭他酒吞的喝,酒吞在这点上,不得不说,佩服极了茨木。
“挚友今天吃什么?”每次酒吞下班后就看到茨木趴在沙发里,从扶手后边支着脖子亮着眼睛问他。
“你点外卖吧,点好叫我付钱。”两个大老爷们在家也懒得做饭,天天靠外卖和馆子度日。
“挚友,麻辣烫吃不吃啦!”茨木仰躺着,手机屏幕里一家家新的老的麻辣烫馆倒映在眼里,他咽了咽口水。
“还吃?昨天不刚吃过吗?”酒吞的声音从卧室传来,他在换衣服。
“这不一样嘛挚友…有新开的店!六折!”
“那你点吧。我要清汤的。”
“挚友你真的不要辣嘛?清汤麻辣烫不好吃的!还记得上次挚友就是清汤的,根本就没吃几口啦!”
“挚友我给你点中辣的好不好?中辣没什么味道的!”
“喂——你等……”
“啊,下单了……”茨木抬起头,看着从卧室急匆匆冲出来的酒吞,对方甚至连上衣都没套好。
“挚友…对不起QAQ”茨木嘴上说着抱歉,眼神可是在酒吞的腹肌上流连忘返。
“……没,没事。”酒吞听见茨木委屈的语气,忽略掉他黏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只得作罢。

所以说……茨木到底多能吃辣啊?酒吞盯着自己碗里所谓没有味道的中辣,他只尝了一口豆腐皮就吃不下去了。
“茨木,你的是什么味道?”
“变态辣。怎么啦挚友?”茨木一脸云淡风轻。
“没,没关系…本大爷不饿,你把我的这个也吃了吧。”
“诶?真的吗挚友?你真的不饿吗?”
“真的。”
“不会是太辣了挚友吃不了吧……”
“不是!没有的事!吃你的!”
“哦(´・・`)……”


半夜茨木趴在酒吞身上睡觉,手不老实地摸着酒吞的肌肉。
嗯?
不太对啊,怎么感觉挚友瘦了?
这可不行啊!要是挚友跟他在一起之后瘦了,那,那,那可怎么好!他会成为天下的罪人的!
天下的罪人!万一挚友连腹肌都瘦下去了……
茨木打了个激灵。
“挚友…挚友……”他轻声喊道。
“怎么了?”酒吞也没太睡着,第一是茨木在趴在他身上让他心猿意马,第二是…他有点饿。
“挚友你是不是瘦了?”
“可能吧。怎么了?”
“天啦噜!挚友!这可不行!”茨木蹭地直起身来,义正言辞道。
“挚友你要是瘦得连腹肌胸肌都没了怎么办?虽然说除去这些挚友也很帅就是了,但…但……”
“本大爷没有肌肉你就不喜欢我了?”
“没有的事!挚友对于我不仅仅是有没有肌肉的问题!挚友是我人生中的灯塔啊!是我一生要追求的目标!是我……”
“你别说了。”酒吞抬起手捂住茨木的嘴。
“挚友……QAQ你要是瘦了可是我的罪过啊……”
酒吞心里发笑,怎么是茨木的罪过了?可他嘴上存心要不依不饶。
“嗯,就是你的罪过。”
“!”茨木可难受了,连挚友都说是他的罪过了,那他还能说什么。
“挚友,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茨木弯下身子,脑袋埋在两只胳膊里不敢看酒吞。
“你错哪了?”
“我错…老拉着挚友去吃辣的!没有考虑挚友其实吃不了辣!”
“……”酒吞无语凝噎。
“本大爷那是…不爱吃辣,不是,不是吃不了辣。”酒吞死要面子,媳妇面前硬是拽成自己口味清奇与众不同。
“啊!不愧是挚友!口味如此与众不同!”你看,连茨木都这么说。
“挚友,以后,以后,我不吃辣了好不好?”茨木抱着酒吞的脖子说,“以后我们去吃挚友喜欢的!不,不吃辣的!”
真的吗……酒吞揉着茨木的头发,内心腹诽。


第二天,茨木就拉着酒吞上街,兴冲冲的一家家找餐馆。
“挚友这个你吃不吃?”两个人停在一家饭店门口,一股子辣椒香气直窜鼻孔,酒吞一抬头,果然,水煮鱼三个大字。
他插着兜挑眉看茨木。
“……啊挚友不喜欢吗?我们换一家。”茨木的脚步有些停顿。
“这个呢挚友!”
“啊这个!”
“这个挚友不喜欢的吗?”
一到了川菜的店,茨木就像时间凝固了一样赖着不想走,扭头问酒吞吃不吃,眼里带着期冀。
酒吞还是插兜挑眉,不答话,其实内心笑得半死。
最终还是进了一家日料馆,清清淡淡的圆了酒吞的愿望。
茨木戳着芥末百无聊赖,对面的可是麻辣香锅店啊……他眼睛盯着那里,嚼着刺身咽了咽口水。
“不喜欢芥末啊?”酒吞看透茨木的那点小心思,故意调笑他。
“不喜欢……”茨木低头搅着芥末和酱油汁,撇撇嘴。
“这不也是辣的吗?你不喜欢?”
“哪里有麻辣香锅好吃!”
“哦?不是不吃辣了吗?不是说要陪本大爷一起吃吗?”
“对,对不起挚友!抱歉…抱歉……”茨木急忙道歉,夹了一筷子绿兮兮的中华海藻以表衷心,结果自己被腥的直皱眉头。


“挚友你真的不吃辣嘛……”吃完饭回去的路上,茨木还惦念着麻辣香锅。
“不吃。”
“哦……”

晚上茨木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旁边的酒吞倒是酒足饭饱昏昏欲睡,但也被茨木折腾的睡不成。
“大半夜的你干什么呢?”
“啊,抱歉挚友!”
“赶紧睡觉!”
“可是…挚友我饿了……”茨木可怜兮兮地说。
酒吞睁开眼,“哪种饿?”
“……??就,想吃饭的饿。”
“哦,不吃过饭了吗?”
“没,没吃饱。”
酒吞心知肚明,这家伙根本就是无辣不欢吧?没有辣会嫌难吃吃不下去,现在是没吃饱而且嘴馋了吧?
“挚友?我,我没关系的,我忍一会就好了,挚友你睡……”
“吃什么?”酒吞坐起来,从床头柜拿起手机。
“诶?”
“我说吃什么,小龙虾吃吗?”
“挚友?!”
酒吞叹了口气,罢了罢了,看茨木这么难受,他也不忍心啊。自己瘦了不要紧,要是茨木瘦了还不开心,自己得多心疼啊。好不容易养个媳妇还让自己养瘦了,抱起来也手感不好啊。
“吃不吃?”
“吃!!”茨木整个人都跳起来了,蹦到酒吞背上,下巴搁在酒吞肩膀上看他定外卖。
“变态辣?”
“谢谢挚友!!”
茨木难以置信。天啦噜!这算深夜福利吗?挚友怎么这么好!果然挚友最喜欢我了!

门铃响的那一刻,茨木奔过去开门,边跑边扔下一句“挚友我爱你!”,然后兴高采烈的端着滴着辣汤的小龙虾回来。
小龙虾红彤彤的颜色映了茨木满脸,琥珀色的眼睛里折射出彩色的光芒,他套上手套,抬起头,才发现酒吞坐在对面。
“挚友……你吃不吃?”
“你觉得呢?”
“噢……”茨木递给酒吞一只手套。
酒吞哭笑不得,家里的矿泉水不够了啊。
“本大爷不吃,全是你的。”
“挚友最好了!”
酒吞又支着脑袋看茨木吃,他心中的关于吃辣不喝水的疑问依旧没解决,自己也没有变得能接受辣椒,不过……
算了,吃吧吃吧,茨木喜欢就行了。

——————————————
我真的吃不了辣啊´_>`

评论(36)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