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MBLM

嗑酒茨

【酒茨】挑呀挑呀逛呀逛


ooc 糖 来自我想败家的执念

茨木一个打轮停车入位,很满意自己的车技,顺便暗暗嘲笑了一番那些个挤牙膏一样的停车家伙。
呲,就算开劳斯莱斯又怎么样,还不如我的小高尔夫。
下了车却是被阳光和热浪挤压个踉跄,让他后悔没带个墨镜装逼。
算了,一会去买个吧。
反手一个头也不回潇洒把车锁上,听到嘀嘀的两声才敢安心离开。他叉着腰,站在这全城最大最高端的奥莱门前,一派要包下的富人派头,心里却盘算着信用卡又得还多久。
无所谓!给挚友挑生日礼物怎么能敷衍!就算卡刷爆了也不在话下的!
茨木摸到裤兜钱包里的单薄卡片,稳定了一下心神,豪言壮志催促着他投入万恶的奢侈品海洋。

挚友喜欢什么样子呢……茨木咬着手指从一家一家店铺的展示橱窗走过,视线上上下下挑挑剔剔打量花枝招展的模特。肯定不能很便宜啊,要不怎么配的上挚友的身份。不能是烂牌子,要不然挚友穿出去戴上去得多丢人。嗯…领带吗?挚友应该有很多条的吧?手表?可是好贵……衬衣?他也不知道挚友的size啊……
茨木走进一家家装修高档的店铺,在各种春夏秋冬限定品中闲逛,挑挑拣拣不满意又放下,顶着导购小姐的微笑出门,回到人流涌动的街上继续咬手指。
他踱着步子走到中央广场,喷泉耸得高高的,稀里哗啦不断的水声带来一片凉雾,扑在脸上身上,安抚太阳下焦渴的皮肤。茨木在小摊上买了个冰激凌,一口一口舔着吃掉,草莓味混上奶油有点过于甜腻,茨木很庆幸,因为他不想再花钱买第二个了。
什么意大利小羊皮小牛皮,什么德国太空钛合金,什么鄂尔多斯钻石纤维,什么……一家家奢侈品店的东西,无论真的假的,贴上标签,价格飙升高的吓人。茨木挨个摸了个遍,虽然的确手感与众不同,险些让茨木爱不释手,但,但,超出了他的经济预算。虽然说过给挚友的东西无论多贵都无所谓的,但是……茨木悄悄的用这些东西挚友应该不喜欢来搪塞进自己的内心。
叹口气,抬头被强烈的紫外线震慑到了想起还没买墨镜。于是茨木站起身来,左顾右盼的找卖墨镜的地方,也不能太便宜,不然紫外线偏光可怎么办。
一个没在意,茨木撞到了人。
“对不起对不起!”人多的地方就是不好,茨木揉着鼻子说抱歉。
“茨木童子?”熟悉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这位大哥你——挚友?!”
茨木一抬头,又惊又喜,说不清惊和喜哪个占的更多。他觉得只要是有挚友出现的地方,他就会很没出息的欢欣鼓舞,但是现在…挚友在这里真的把他震惊到了,他是来给挚友买礼物的啊。
“挚友你怎么在这里?”茨木直起身子,脸上情不自禁的出现笑容。
“本大爷来……来买东西。”
其实酒吞是真的来买东西的,不过他暗暗存了个心思,他要给茨木买生日礼物。
茨木的生日也要到了,和自己的不差几天。若说是其他人,他随便找个百货商店买一买就算了。可是茨木,他表面上装的不在意,却还是把车鬼使神差的开到了这里。
但是现在茨木怎么在这里?虽然说挑礼物这件事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但是……
啊呀,可以让茨木帮着自己挑啊。撒个谎,就说是要给别人买礼物,让茨木挑好看的不就好了。
真不愧是本大爷。
酒吞脸上不动声色,继续说道:“我给朋友买礼物,不如你帮我。”
“好啊挚友!我也在给朋友找礼物呢!”茨木的内心其实和酒吞一样,让挚友挑喜欢的岂不是更好?
“挚友眼光独到品味极高,我刚才都没挑出适合的呢,挚友帮帮我吧?”茨木双手一合,眨着眼睛拜托酒吞。
酒吞没由来的烦躁起来,茨木的这朋友是有多烦人多挑剔,还让茨木挑了这么久,汗都下来了。呲,什么朋友啊本大爷怎么不知道,有那么重要的吗?比我还重要?
“走。”酒吞一转身就迈开长腿。
“谢谢你啦挚友!”茨木兴高采烈在后面蹦蹦跳跳,也没注意到酒吞的语气有多冷淡。



“挚友怎么会想起来这里呢?”茨木扭着身子错过一个个拎着大包小包的人,往酒吞身边凑。
“你怎么会想到来这里?”
“……因为,因为,是很重要的人……”茨木缩着脖子脸上带点红回答。
酒吞瞟了一眼身边的人,转过脸去在茨木看不见的地方咬着牙。
真是的,大小伙子还害羞。什么重要的人?重要?真的比我重要?这小崽子是恋爱了吗?跟谁啊?!
“男的女的?”
“男,男的。”
他妈的居然还是男的…酒吞长吁了一口气,压住心底的火。
男的是吧?跟老子抢是吧?行啊让本大爷给你挑啊。

酒吞拉着茨木进了一家衬衣店,里面的颜色差点让茨木瞎了眼。
挚友这是在开玩笑嘛?
花花绿绿粉粉红红的底色,上面印着棕绿的椰子树,黑漆漆的保龄球和橙色的鸡尾酒。每件衬衣上都不同凡响的…靓丽。
茨木咽了口唾沫,挚友原来喜欢这样的吗……没,没想到啊,真没想到。
“那个,挚友,这个…”
“怎么了?好看。”酒吞抱着肩,脸不红心不跳地说,虽然他也觉得尴尬的要死,但是一想起那个对于茨木很重要的男人,他就很不爽。
哼,送个这个,骚死你。
酒吞慢慢的在店里走,从衣架上拿了一件他认为最难看的,黑绿黑绿的颜色,间或还有淡粉的波点。
“什么size啊?”他拎着这衣服,递到茨木面前。
“呃…呃……”茨木一时没说出话来,虽然他没有觉得这件最难看,但这家店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
不过既然是挚友挑的…挚友喜欢的话……那……
“啊,他,他跟挚友身材差不多的。挚友帮忙试一下吧!”
还跟本大爷身材差不多?天底下能有几个像本大爷身材这么好的啊?茨木这小子被那人迷了还是怎么着,既然跟本大爷差不多为什么不跟本大爷?
酒吞赌气一样一把脱下身上的T恤,也没进试衣间,就这么在店里换了起来。胸肌饱满,八块腹肌整整齐齐排列在下,随着手上动作,肱二头肌鼓起又收缩,几滴汗顺着肌肉摇摇欲坠,看得茨木鼻血已经悬挂在鼻孔里。导购小姐们也倒吸口冷气,这男人身材…太好了吧!一个个脸红心跳交头接耳不止,眼里都冒着爱心泡泡。
茨木有点气,挚友怎么能大庭广众之下堂而皇之露腹肌呢?虽然挚友身材很好他很骄傲,但是,但是这么多人视奸挚友的肌肉…就让他很不爽啊!他多希望挚友只能他一个人看,可…挚友连他的都不是,怎么能只给他一个人呢?说不定还是挚友口中要给买礼物的那个朋友的呢,他不能这么自私。
“如何?”酒吞别别扭扭穿上衬衣扣上扣子,他不忍直视镜子里的自己,转过身来问茨木。
茨木回过神,对面的酒吞向他展现了…另一番风味。不得不说,挚友的红头发配上绿衬衣,真的是……茨木无话可说,只能心里悄悄竖起大拇指敬佩酒吞的审美。
“挚友的眼光果然与众不同!”
“那就这个吧,挺合适,包起来。”

迈出店门的时候,茨木手里多了个袋子,里面装着酒吞的礼物。
“挚友接下来去哪!”
“去给本大爷的朋友买礼物。”
“好的挚友!”

两个人走走停停,评论着各种样子的衣服鞋帽,突然茨木想起来一件重要的事。
“挚友,你的朋友是男的还是女的啊?”
酒吞看着他纯净的眼睛,没有半点杂质,又想起让茨木脸红的“很重要的男性朋友”,说道:“女朋友。”
“!”天哪,挚友什么时候有的女朋友?他怎么从来不知道!挚友居然不跟他说的吗…茨木心里酸涩酸涩的,连看阳光都暗淡了几分,他说不清是什么原因,是挚友没告诉他还是挚友有了女朋友,他不知道。
“哦……那个,挚友,什么时候的事啊?”
酒吞没放过茨木的一丁点细节,茨木眼里突如其来的失落让他惊讶,同时春风得意起来。茨木不是有男朋友了吗?难道不是吗?
存了心想逗茨木,他说:“很久了,很早就认识了。”顿了顿,继续道:“大概是认识你之后没多久。”
“哦……”茨木插着兜没说话,心里想着哪个女生能配的上挚友。
酒吞装着咳嗽笑了一声。

“挚友,她有耳洞吗?”路过一家饰品店,茨木看着展示柜里的耳钉,随口问了一句。
“有。”酒吞看了一眼茨木的耳垂,中学叛逆时期的痕迹还在那里。
“耳环怎么样?”茨木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耳洞,今天没戴耳钉,自己的耳钉也没几个。
“好啊。”说罢便拉着茨木的胳膊进了店。

酒吞研究着耳钉,是耳坠还是耳钉呢?他有点犹豫,回头看了一眼茨木,对方毛茸茸的脑袋四处乱晃,捡起那个手链又戳戳那个手镯。
“挚友,不如钻戒怎么样?”茨木叫了一声,敲敲手肘下的玻璃柜,里面的各种铂金的白银的钻石的戒指熠熠生辉,一脸玩笑。
“……也不是不可以。”
“挚友?!你要求婚吗?!”
“逗你的。”
吓死我了……茨木吁了口气,万一挚友结婚了,和一个他未曾谋面的小姑娘,那他…
心情大概会很复杂吧?

酒吞还是一脸纠结的面对一堆各异的耳上装饰,这个不好…这个娘气兮兮的…这个太浮夸…最后他还是放弃了,悄悄拽过一位导购,低声说道:“有没有,给他戴的耳坠?”酒吞用大拇指指了指身后的茨木。
导购心领神会,马上递过来一盘子耳钉耳坠耳环。
“茨木,”酒吞招呼了一声,“你过来。”
“来啦挚友。”茨木放下手里的东西窜过来。
“你帮我挑挑。”
“好的挚友!”茨木弯下身子,一个个看着盘里的东西。
“诶…挚友啊,这些太…男性化了吧?”
“哦,没事,人家就喜欢这样的。”
“那,挚友,她肤色怎么样啊?”茨木虽然不太懂戴耳钉和肤色有没有关系,但还是装模作样的问了一句。
“挺白。跟你差不多。”酒吞审视着茨木耳后的一小块皮肤说道。
跟我差不多啊…黑头发还是白头发?棕眼睛还是金眼睛?茨木内心碎碎念,我的白头发金眼睛这世上也找不出第二个了吧?他憾憾的想,完全忘了酒吞说的是和他差不多白。
“呐,这个挺好,挚友觉得呢?”茨木直起身来,手心里放着两枚耳钉。黑曜石切割成小小的两粒,周围一圈细小的藏银绕着,简洁又漂亮。
“嗯……要不你戴上试试。”
“啊?”
“就看看肤色搭不搭。”
“那好吧。”茨木小心翼翼的捏起来,穿过耳洞戴好。
年轻人的身体欣长有力,皮肤未加渲染的白皙,柔软白色的头发下隐隐约约是小巧的耳垂,耳垂下是修长的脖颈,黑曜石配上银色的光彩点缀其中,让茨木添加上了来自异域的神秘,甚至还有些许的…妖媚?
酒吞左左右右打量了一番眼前的美色,点点头,很满意。
“帮忙装起来吧。刷卡。”冲着导购两手夹着,递出一张卡。
“可以吗挚友?”茨木把耳钉摘下。
“不错。”


啊啊今天是挚友的生日!茨木站在酒吞家门口平复气息,手里抱着那天买的衣服袋子。
冷静啊,你得冷静。茨木告诉自己,也抑制不住伸向门铃的手在颤抖。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咔哒,门开了。
是茨木那家伙吧?酒吞听到门铃,拖拉着拖鞋过去开门。还没等他看见对方的脸,就被惊天动地的一声“挚友生日快乐”吓到了。
“……你,你先进来。”酒吞赶紧拽着茨木往门里拉,免得他扰民。
茨木抱着袋子跟酒吞进去,轻车熟路的换了拖鞋,也不坐下,直着两条长腿眼睛亮晶晶的看着酒吞。
“挚友生日快乐。”茨木睁着大眼睛又轻轻重复了一遍。
酒吞看他的样子差点招架不住,该死的……
“谢…谢谢。”挤出了几丝笑纹,酒吞回应道。
“挚友你的生日礼物。”茨木两手一递,等着酒吞接。
??等等这袋子有点眼熟啊?酒吞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打开袋子,酒吞的脸僵住了。
绿的…棕的…粉的……衬衣……
他妈的茨木……
酒吞从袋子里拎出这件衣服,眉头拧成了一团。
“这是挚友自己挑的哦,”茨木天真无邪的声音传来,“那天在奥莱是想给挚友买礼物的,结果没想到碰见了挚友。”
“然后……?”
“然后就让挚友帮忙看看,其实是给挚友的生日礼物哦。没想到挚友喜欢这样的呢……”
茨木瞥了一眼衬衣,有些为难的说道。
酒吞突然觉得他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拽住茨木的衣领就拉过来,茨木没有防备,慌乱中只能撑住酒吞的肩膀以免自己摔倒,或者和挚友打上啵。
“你胆子大啊小兔崽子,连本大爷都敢骗,嗯?”
“挚挚挚挚友我我我不不是……”突然离挚友好近哦,连挚友脸上的毛孔都一清二楚,啊挚友眼睫毛好长,天哪挚友的双眼皮……茨木其实忙着欣赏酒吞突然拉进的盛世美颜,再加上他们之间的的极近距离接触,让茨木脸红心跳,根本没在听酒吞说的是什么。
酒吞一直看着茨木的眼睛,流光溢彩的倒映出自己的颜色。他见茨木眼神在自己脸上乱瞟,就知道茨木没认真听的。
他们像少女漫的那些意外跌倒的邂逅,茨木撞进酒吞怀里,两只手扒住酒吞的肩膀,酒吞一只手停在茨木的领子上,另一只手不自觉的绕过茨木的腰搂住他防止对方摔倒。两个人脸离得极近,茨木耳朵上一点一点爬上粉红,再爬到脸颊,就连酒吞,嗅着茨木的味道,也心猿意马的脸红起来。
自然,他们是没有意识两人的姿势多么暧昧,只是单纯觉得…觉得,觉得说不上来的心跳。

酒吞咳了一声,打断逐渐急促起来的呼吸,推开茨木。
也没有推开多少,他们还是能在彼此的眼里看见自己。茨木呆愣愣的,酒吞低笑了一下:
“很重要的人?”
“是…挚友…是很重要,重要的人……”茨木才缓过来,听着酒吞的问话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酒吞掏掏裤兜,摸出来一个精致的盒子。
“你的,拿着。”
“嗯?”
“生日礼物,虽然不是正日子,但是还是先送了吧。”
茨木接过盒子,小小的一个,不得不说有点眼熟。
打开一看,果然——两粒缀着银边的黑曜石。
“啊……挚友?”
“跟你骗我一样。给你的,是你自己选的。”
茨木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没有女朋友,本大爷没有谈恋爱,不过也快了。”
茨木有点乱,他有万千问题,找不到发出的源点。他只能问了个最蠢的:
“那,挚友是有喜欢的人了吗?”
酒吞闭了闭眼,内心微笑鼓励自己不要倒下。不怕不怕的,茨木有多傻多迟钝他这么多年不都忍过来了吗?
酒吞又靠近茨木,鼻尖对着茨木的鼻尖,双手捧住茨木的脸,用自觉最温柔的嗓音说道:
“你来当我喜欢的人,好不好?”
吧唧,茨木脑袋断了弦。
“好吗?”酒吞缓缓的贴上茨木的唇角。
茨木还是没有反应。
酒吞不耐烦了,直接扣着茨木的脑袋,整个嘴唇亲上去,轻而易举的攻略城池。
嗯…果然茨木的味道最好了。酒吞闭着眼睛,舌头搅动发出暧昧的水声,茨木这家伙还没有反应啊…他大概也不会接吻的吧?以后教教他好了。
酒吞沉溺于茨木的青涩柔软之中,到了对方满面潮红喘不上气才放开他。
“怎么样?给个反应啊。”
茨木摸着被亲肿的嘴唇,还是一如既往的楞,直到酒吞发了话,他才有了动作。
他看着酒吞,看着酒吞颇为紧张又无奈的笑,心像一颗怎样都不会爆的气球,慢慢地充满了气。
“挚友!!”他突然扑上去,搂住酒吞的脖子,脸埋在对方的颈窝里,絮絮叨叨。
“挚友挚友挚友挚友挚友挚友!我也喜欢你!我喜欢你很久了!我最喜欢你超喜欢你无敌喜欢你挚友挚友挚友挚友挚友……”
“知道啦。”酒吞拍了拍茨木的头顶,揉了两把大白毛。他任由茨木搂着,话说出的热气喷在他的皮肤上,来自茨木那样,不会褪色的热情。
茨木不说话了,他还是很想对挚友说喜欢,不过以后的日子还长,他可以慢慢说。现在这样,静静地抱着挚友,也很好的啊。
两个人都安静下来,互相体会念想依旧的,对方的体温,对方的触感,对方的味道。
忽然,酒吞像是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
他把嘴贴上茨木的耳廓,说话带来的风刮进茨木的心,吹的一颤一颤的。

“茨木,要是本大爷买了钻戒,你打算什么时候戴?”


——————————————
“诶酒吞,你这么丑的衣服是谁……”
“滚。”

“茨木,你的耳钉是什么时……”
“挚友送的!好看吧!”

一年后
“茨木…你手上的戒指……”
“老子给戴的!”酒吞揽着腰把茨木拉过来,啵唧一口当着人的面就亲在脸上,
“好看不?”得意洋洋就写在脸上。






评论(15)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