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MBLM

嗑酒茨

【酒茨】逛超市

宋明理学压榨了我的脑子,凑合看看吧

酒吞回到家的时候,茨木躺在沙发里喝着冰箱里的最后一罐汽水。

夏天的晚高峰后总是让人口干舌燥,即使从爱人扑上来的那个含有欢迎回家意义的吻中也解决不了问题。于是酒吞放开茨木,喉结滚动几下,踱到冰箱前面。

“嗯?茨木,没有啤酒了吗?”

“啤酒?没有了呢挚友,昨天被挚友做的啤酒虾用完了哦。”茨木摇晃着手里的易拉罐,里面的液体还剩个底,一下一下撞击铝制的罐子,“挚友喝可乐吗?还剩一点点。”

酒吞有些不满,夏天,炎热,干燥,心烦意乱之后的一罐冰啤酒会多么爽快。今天周五,环路和高速上一辆接一辆的等待周末放纵的汽车,回个家,要比平常多出半小时窝在驾驶室的时间。所以酒吞就很期待,期待回家之后冰箱里等候多时的啤酒,会很醇厚,会很解渴,会很爽。

他用了点力气拍上冰箱门,皱着眉回过身,看见茨木有些不安地站在厨房门口。

“挚友你不要生气···可乐给你喝······”茨木握住已经不算凉的汽水罐,伸向酒吞。很久没去超市了,他和酒吞两个人回家后也懒得去,每天无非就是靠着上次去之后囤下来的东西过活,省时间,还能睡前多搞几发。于是家里的存粮越来越少,茨木也是左翻右翻才找到的最后一瓶可乐。

“······我没生气。”

“挚友明明很用力的拍……”

“你闭嘴。”酒吞接过茨木的可乐,一饮而尽,碳酸挥发后的甜度与药气让他皱了皱眉,“换衣服,带你去超市了。”


很久没和茨木逛过超市了啊…酒吞推着购物车,环视这一灯火通明的地方。其实平心而论,酒吞曾经还是很喜欢自己出来的逛的,在家窝着没有意思,吃了饭出来乱走,走到商场,走到电影院,走到酒吧,走到红灯区。反正他鲜少落日后自己待在家里,趁着年轻多出去浪一浪不是很好吗?当然这只限于他的25岁之前,之后,之后不就栽茨木手里了吗?茨木好像很缠他,每天只要自己回家晚了一分钟都会听见茨木的电话打来,有时候酒吞就站在自家门口,却还是想坏心眼的听到委委屈屈的“挚友你在哪里呀挚友我想你了”。

茨木……酒吞瞥了一眼连逛街都被拉住的袖子,心里悄悄更正了自己。茨木不是好像很缠他,茨木就是很缠他。

茨木趿拉着人字拖,左手拽着酒吞的短袖,啪叽啪叽跟在酒吞后面。他单身的时候没少去过超市,每天最幸福的时候就是下班后冲进超市,咽着口水给自己挑晚餐。茨木当然不会买青菜水果,便当已经是他吃的最健康的东西了,大部分时间还是那些,电视上的养生节目称之为垃圾的食品。总而言之,茨木就每天晚上窝在家里,心满意足的吃完自己喜欢的东西,打个饱嗝开始与电子游戏的独处。

但是他现在,一旦要是买那些个零食,就会被挚友敲脑壳,然后强制性地被拉去蔬果摊挑青菜。什么嘛……挚友管的好多哦……茨木几次被敲了脑壳之后揉揉变红的地方,撇着嘴心里嘟囔。虽然是很没营养,但哪个年轻人能跟酒吞一样天天自己做饭还营养均衡?而且挚友自己也很喜欢喝酒的嘛……

于是茨木就很不爽酒吞没收他的零食,不爽到已经背过身不理酒吞了。每次他下定决心要和挚友势力抗争到底,但是只要酒吞在他背后剥开一颗糖,他都会忍不住一脸惊奇的转过去,高呼着“挚友吃糖了!”然后在酒吞给他的糖味的吻中顺利忘掉自己还在冷战的事情。

但是茨木还是每次都在争取,比如说现在酒吞把购物车停下,低头比较着一捆西芹和一捆本地芹菜,茨木就很正经的说了句“挚友我去那边看看”,然后趁机溜到卖零食的地方,一脸兴奋。他穿梭于各种花花绿绿的包装袋之间,咬着手指节盘算着哪种口味是新出的,哪样东西赢得了新的网红,有什么是自己想了好久没吃的过的。于是他眼睛放光地挑了一大推,抱着它们摇摇欲坠。

酒吞从芹菜里抬起头,转过身发现茨木怀里抱着各种各样的零食——不用想也知道是零食。茨木只能露出个眼睛,眨巴眨巴地盯着酒吞看。

“挚……”

“放回去。”

“挚友……”

“不行。”

茨木歪歪嘴角,各种造型的东西堆在他怀里,鼓的扁的,瓶的罐的,大的小的,互不相让直往下坠,他努力保持着它们不掉下来,好累的。

“挚友我抱着好累,你先让我放车里好不好?”

“……不……”

“好累的!挚友!”

酒吞无可奈何,他总不能狠心让茨木现在挨个放回去。

“那你放,不要压到芹菜了。”

“好嘞挚友!”

酒吞看着茨木稀里哗啦扔下怀里的东西,一本满足地拍拍手。

“你给我把它们放回去。”酒吞盯着购物车里多出来半车的杂七杂八,薯片饼干果冻什么的,乱七八糟。他不懂这些东西有什么好,香精防腐剂不知道加了多少,除了长脂肪长胆固醇长血糖外,他还真不理解茨木吃这些干嘛。

而且,酒吞心里轻蔑地哼了一声,哪里有本大爷做的饭好吃。

“别,别这样嘛!挚友!”茨木委屈,自从跟了酒吞之后他就再也回不到单身的那种,想吃什么吃什么的生活。虽然挚友做的饭天下第一无敌好吃就是了,但是……茨木绞着衣角,他真的很想吃零食嘛。

“没营养,除了长肉,还能干什么?”酒吞抱着臂,其实要是茨木不可怜兮兮拽着衣角,他早就强硬地推着车放回去了。

“挚友你明明昨天才说过我太瘦了!抱着不舒服!”

“……不……”

“挚友!我请你喝罗曼尼康帝!”

“本大爷还要你请吗!你的钱不就是我的钱!”

“……真的吗挚友……”茨木戳着鼓鼓囊囊的薯片袋子,一脸不舍。“挚友这个是最新的,那个是超级好吃的我以前超级喜欢,啊那个,那个其实脂肪含量很低的……”茨木絮絮叨叨,低头掰着手指头给他的挚友阐述各个零食的好,他大概丝毫没有注意到酒吞渐渐变黑的脸色。

“是不是本大爷操你的时间太少了让你有功夫研究这些?”酒吞不高兴,他为什么要听自己的男朋友给他介绍零食?还一脸恋恋不舍好像他酒吞做错了一样?

“没有!不是的挚友!”茨木紧张兮兮地赶紧立正站好,“挚友我真的很久没吃了嘛……”他伸出手去拉酒吞的胳膊。

“……”

“挚友我很听话的!都没有私下里在外面偷吃零食的!”茨木得寸进尺,挪到酒吞身边。

“……”

“而且挚友就不想试试嘛?”他把头抵到酒吞的肩上乱蹭。

“……”

“挚友你不说话,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啦…你不喜欢我也没关系的毕竟……”最后茨木委屈巴巴,一双金色的眼睛一动不动盯着酒吞。

“可以了!”酒吞招架不住了,真是的,要不怎么说他偏偏栽倒茨木手里呢?“你——你少买点。”

“挚友我超爱你!”茨木一蹦三尺高,一溜烟去挑零食之前给酒吞甩下了一句话。

当然他也没忘了给还在拣芹菜的挚友扛一箱啤酒回来。



回家的路上茨木坐在副驾驶,后备箱大包小包塞满了他们的储备粮。

可不便宜呢…茨木想着那些个石头纸袋里自己亲自挑的东西,默默心疼了一下下挚友的信用卡。

“挚友,吃吗?”他上车前特地拽了一包薯片出来,窸窸窣窣地打开,边吃边递给开车的酒吞。

酒吞在下一个十字路口等红灯,离变绿还要73秒,于是他转过头,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嘴。吃。

“诶?挚友不是从来不吃这些东西的……”

“那么多废话。赶紧的。”嘁,他当然不屑于吃这种东西了,不过他倒是要看看,茨木这么喜欢的玩意到底是什么味道。

“啊,好的挚友。”茨木晃了晃手里的薯片袋子,找了片小小的要给挚友。

“你就给本大爷这么小的——”酒吞咧开一半的嘴,玩笑意味地看着他。但是——

茨木径直把薯片塞进了他嘴里,连带着手指一起,把那带着盐粒的东西安安稳稳放在他的舌头上,最后指尖有意无意地点过舌头,却是毫不掩饰地摸过他的下牙蹭了出去。

罢了还低头嘬了嘬手指,半抬起眼看向酒吞。

很无辜的样子。

去你妈的无辜,这么明显的找操当酒吞是瞎吗?

于是在变成绿灯的一刹那一脚油门冲了出去,引擎在夜里的大街上发出闷吼。

酒吞紧紧握着方向盘,脚底下丝毫不放松油门,转弯打灯被他飙得飞起。

赶紧到家到家到家到家到家到家到家到家到家。

到家就干翻他。

茨木被突如其来的巨大冲力压迫在椅子上,他费劲吧啦抬起那只喂给酒吞薯片的手,嘴角微微上翘端详着。

我回家会危险了呢……嘿嘿嘿

————————
我忍不住吐槽自己´_>`

评论(15)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