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MBLM

嗑酒茨

【酒茨】不想起题目了

糖 又短
写不够的日常(不算是)
ooc 依旧是在床上(划掉)睡觉的场景


茨木作为一位侦探,现在却在黑帮大佬的家里睡觉。

有什么不好,床比自己事务所的大,垫子比自己事务所的软,被单比自己事务所的舒服,被窝比自己事务所的暖和。

所以说,有什么不对吗?

而且他背后还有一个抱着他的人呢。特别舒服。

无敌帅,器大活好。

于是茨木转过身去,面对着大佬的胸肌。

嗯,还有肌肉,胸肌腹肌肱几头肌一应俱全,他真的超喜欢。他甚至一时说不清在帅和器大活好和肌肉里面,他更喜欢哪一个。真是困难的问题。

大佬的呼吸平稳,悠长缓慢。听说在睡着之后呼吸慢的人都很长寿,所以,茨木想,大佬应该能活很久。

那可太好了,他跟大佬在一起多久都嫌短,只要自己一样长寿就好。

可自己的呼吸却不那样平稳,急促,带着点颤抖的热度,像是暗恋时候看见喜欢的人那样。

屁,他早就不是暗恋了,这都多少年每天晚上面对着酒吞了,还是像情窦初开的小孩子一样。况且,他虽然暗恋过,但也没几天,大佬出手比他还快,在他还在想怎么表白的时候就直接扯上床把人办了。

不愧是黑帮出来的,真是很霸道。茨木回想起第一次,还是在这张大床上,落地窗没有拉窗帘,隐隐约约看到底下保镖的人影。茨木想挣扎地把窗帘扯上,却被扯着他扒衣服的人直接压在了床上,平整的被子里。当然,自不用说,床单被单是搞得一团糟了,茨木同样也是一团糟,被上面的人不由分说地弄出来好几次,最后软成一摊被抱着清理的时候,还颇有占有欲地被啃着嘴唇。

唔……自己为什么要这么纯情?回想起来还是会脸红啊。茨木心里偷偷打了自己一巴掌,真没出息,明明是侦探,却被黑帮大佬给上了,自己还舒服的要死。没出息,没出息。

后来还是,他从那人的长臂里探出点头,借着月光看到对方睡着的样子。

茨木才不会把他面对的人的睡颜给别人知道呢,别说看了,连描述出来都不行。反正就是超帅,和动情时候样子不同呢,带着静谧的温柔。

啊啊…挚友啊……

茨木不可抑制地把脸埋在酒吞颈窝里,后脑勺乱冒着kirakira的小星星。


酒吞是被热醒的,尤其是自己肩膀与脖子连接的地方,尤为的热。果然,他睁开眼,茨木在他皮肤上喷气。

他有些费劲地抽出一条胳膊,啧,茨木脑袋枕在上面,半个晚上被压得发麻。那也没办法,谁叫是他酒吞把茨木硬生生圈在怀里睡的。

慢慢地把身体向后挪,让茨木呼出的气息稍稍远离,伸手一摸,果然,都出汗了。

这时候他就能在茨木察觉到并歪歪扭扭再蹭上来的间隙里,背着月光看看茨木睡着的样子。怎么这么傻啊…明明应该是个冷静到洞察一切的侦探,睡觉却张着嘴,口水亮晶晶的挂在嘴角。平展的额头,酒吞想起来嘴唇落在上面的触感,光洁,有着挺括的弧度。眼睛倒是还带着平日里见到他的弯度,即使是闭上的,也仿佛是很开心的样子,甚至嘴角向上扬起。长胳膊长腿全缠在他身上,手里都抓着酒吞的肩膀不放。

毫无防备的姿态。而且缠人。为什么?不是侦探吗?不怕有什么坏人半夜来偷袭吗?


就这个问题,酒吞已经问过茨木了,不过是从另一个方面。自从他们上过床之后,酒吞就发现他的小侦探喜欢裸睡,也不是全裸,至少还留一条总是纯白色的内裤。所以在一次酒吞洗完澡掀开被子,又毫无意外地摸到茨木光滑的皮肤之后,他就边摸边问他,说为什么喜欢裸睡,真是不怕有人为了报复找上门来。

茨木撇撇嘴,他觉得那些个半夜找他麻烦的人,应该是不会活着回去的。况且酒吞才是,第一个在夜里,总是找他麻烦的人。于是他带着点染上情欲的气息不稳,辩白着说挚友你才是怕有人来报复的吧?明明挚友也是只穿内裤裸睡的!有时候,连,连,连内裤都不穿!

酒吞心想本大爷以前多么正经,黑帮的最高首领自然是要穿整套真丝睡衣睡觉的。然后,不还是一样被茨木传染,不对,是茨木说真丝的材质太冰冷,不如直接抱挚友的肉体,他才跟茨木一样裸睡的。至于内裤的事情…他跟茨木又不愁没有性生活,干什么要总穿?

而且他的大江山,自他接管以来,在道上帮里的评价就很好。不干缺德的事,不杀无辜的人,不随便找警察麻烦,是以模范黑帮。所以,要说有什么仇家的话,酒吞倒一时间真没想起来。

于是他直接废话不多说,摸着摸着就伸到内裤里去了,茨木也不自觉的把腿盘上来。黑帮头子又开始欺负侦探了。


思路是扯远了,酒吞回过神来,发现他已经盯着茨木睡着的脸想到那样的事情上去了。但是他还是忍不住,反正也不是没有想着茨木自己舒解过,所以他不甚在意的,要是茨木在意…算了,反正茨木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所以他顺理成章地顺着和茨木每天晚上干的事想下去,想起来第一次和茨木做。当时他们在酒吞家里喝酒,只不过是微醺之后,酒吞就急吼吼把人拽到床上去了。他觉得作为侦探总是善于观察人心的,茨木一定知道自己对他是什么情感,况且,茨木一点也没有拒绝,于是酒吞就心安理得的扒起茨木的衣服。
真是的,傻,还要去拉窗帘呢。他酒吞的卧室又没开灯,楼下的几个保镖没他的指令哪敢往这看?所以这蠢货在担心什么?到底是不是个侦探啊,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搞不懂。酒吞就很窝火,茨木竟然敢分心,所以他便黑帮本性毕露,蛮不讲理地把茨木搞泄了好几次,哭着求他停下来都没用。

第一次……酒吞又很顺理成章地想到与茨木的第一次相遇。一点也不和平,一点也不浪漫。几年前的那时候,茨木不知道接了谁的委托,来调查几起杀害平民与警察的案子。他也不知道茨木是怎么找到自己在市中心的公寓,还翻窗子溜了进去。他还不知道茨木的运气算好还是不好,撞上了百年不回公寓一次的酒吞。反正他们就遇见了,茨木用匕首把酒吞划出了血口子,酒吞用拳头把茨木揍得不能动。

你看,多么不和平,多么不浪漫。如果那时候酒吞不是因为茨木长得好看而没把他一枪崩了,如果那时候茨木不是因为酒吞长得好看而没把匕首割破对方的喉咙,那他们大概,大概……

嘁,没有这样事,酒吞一边满不在乎一边心有余悸。

最后那杀人的事真的不是酒吞他们干的,不是说过了,他们说模范黑帮,只干掉丧尽天良的人。所以这事是跟酒吞有私仇的对家,源赖光的帮里干的,还故意把线索嫁祸给他酒吞。这可就是源赖光的不对了,做人没有这么无赖的,于是酒吞带着几个得力手下,动了点关系找到茨木的事务所把茨木也带上,闯进源赖光的老窝就乱闹了一气,还逼迫招供了几个杀人犯。

后来酒吞在家里翘着腿看电视上的采访,对茨木的采访,看茨木挠着头露出点不好意思的笑,说着什么是一个朋友的帮助才破了案,他有点欣慰。毕竟茨木确实很有能力,但是初出茅庐还受不起源赖光老油条的算计,找错了人很正常。而且…酒吞从裤兜里掏出个东西,看着挺高级的玩意,是个追踪器,市场上没得卖,大概是自己改造的。他掂掂手里的这还闪着光点的东西,在他车上发现的,在去源赖光那的那天之后就发现了,源赖光他们纵使仇视酒吞,却也没这个胆没这个能力接近他的车,所以……

门铃响了。果然是茨木,顺着他偷偷给酒吞安上的追踪器,找到他的家。

一进门他就被酒吞拎起领子了,但是他没在怕的,酒吞要是不欢迎他,怎么会把他拉进来还关上门?

酒吞自然知道茨木不会怕他,所以,在听完茨木罗里吧嗦的感谢之后,顺带邀请他喝了酒。在茨木问他为什么不改邪归正的时候,他发出一声冷笑。本大爷为什么一定要尊着那些腐儒,那些满口仁义道德的禽兽所定的条条框框?有钱有权便能肆意通天下,还能顺便麻痹人们的眼睛,况且,本大爷的人,只拿钱杀该杀的人,比起来,还不定谁是正谁是邪。

然后他就在茨木恍然大悟又无比崇拜的眼神中,喜欢上了。


“嗯……”

是茨木的声音,把酒吞扯回了神思。他的小侦探大概是又觉得酒吞离他远了,于是半梦半醒磨磨蹭蹭凑过来。酒吞在这个时候就不得不佩服茨木作为侦探的资质,真的是很敏感很有洞察力的人啊。

颈窝重新被茨木喷上热气,酒吞歪了歪嘴角。

他睡不太着,不仅是因为茨木的气息,还有件事他一直没说过。

就是,茨木什么时候来当他的二把手呢?

或者说,茨木愿不愿意当他黑帮大佬的老婆呢?

愿意的话…不愿意的话……应该是不会不愿意的吧?

天鹅绒的小盒子已经藏在床头柜里了,里面的钻石可不便宜。

酒吞抱紧了怀里的茨木,不管愿不愿意,

都是老子我的。

————————————
@sun 我的秀twins 投我一把刀,还你一块糖
@CaCO3_提不起劲 ヾ(✿゚▽゚)ノ


评论(13)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