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MBLM

嗑酒茨

【酒茨】吃菜

先丢一个粗制滥造的糖赶紧跑!
感谢谢谢谢谢谢谢大家对我的帮助!
我开坑去了!


茨木童子陷入困境,他觉得挚友好凶。

是晚饭的时间,餐桌上一片绿色,各种,带汤的,淋油的,凉拌的,各种绿色。

两副筷子头对头摆着,整整齐齐,谁也没拿起来过的样子。旁边的两个白瓷碗,冒着热气,是清汤寡水的白粥。

很素净的一餐。

要是有二两肉,没准就是养生之道。

但是气氛却不如意。

茨木抱着膝盖坐在椅子上,脸比锅底黑,嘴上挂个拖油瓶,一动不动盯着对面的人。对面的人,倒是一副闲云野鹤的样子,两只胳膊在胸前交叠,好整以暇地看向瞪着他的人。

全是菜···又是这样······茨木很不满,非常不满,酒吞又不是不知道他的性子——能不吃青菜就一口不吃,一日三餐最好全都有肉,什么肉无所谓——啊,最好不要是奇奇怪怪的肉。

纤维素,叶绿素,真是没有食欲。他不理解为什么芹菜能炒成一道菜,明明那么粗噶,粗纤维的东西,会咬出难以忍受的嘎吱嘎吱声音。不管是凉拌的,爆炒的,还是绞成陷儿的,他都不会吃——就算和海参鱼翅放在一起,他也碰都不会碰。但是酒吞好像偏向于这个伞形科的植物,他似乎认为芹菜很有营养,而且味道不错。

个屁。茨木撇撇嘴,这可真是他和他的挚友之间少见的分歧。他到现在还没忘了曾经他们手拉手逛超市,茨木捧了一大堆零食回来,看见酒吞购物车里只有两捆芹菜的心情。

哦,当时酒吞还纠正他,这是本地芹菜,那是西芹,你不要搞混了。

……嘁,男人,摩羯座的。

管他什么座的,反正茨木也一顿瞎猜。

总而言之,茨木看着桌上一盘没几滴油水的,泛着陈旧的绿光的,炒芹菜,嘴角就没有上来过。他不会吃的——没错,就算是酒吞让他吃,他也不会的。吃芹菜?吃菜?凭什么?那么难吃,凭什么?

茨木说不好自己是不是个享乐主义,反正他觉得,注重于菜里的维生素纤维素都太过功利,谁叫青菜自己没生得一副好吃的讨喜的样子,还偏偏的,总有一些啰啰嗦嗦的人,来强迫你吃菜。你看,肉多么好,香啊,又不是没有营养——苏东坡还一辈子只吃肉呢。

所以,他再次一本正经地开口:

“挚友,我不会——”

却被酒吞耸起眉毛的一声叹息打断了下去:

“茨木,你难道还要我喂你吗?”


什——?

喂?还?挚友?

还?喂?

啊??

茨木没说完的一半话卡在嗓子里,上上下下滚不出来,索性张着嘴愣在那里。他也确实是愣了,酒吞突如其来的喂,前面还加上个“还”,听起来无比羞耻,而且就像他茨木什么时候不会吃饭需要别人喂了一样。

难道说挚友的意思……又是脱氧核糖和核糖??

不要吧,上次万圣节,他的确是黏黏糊糊缠在酒吞身上要糖来着,只不过是很单纯的,想要和那些个小孩子一样的,杰克南瓜篮子里的,给人感官上甜的感受的食物而已。

然后就被按着操了一顿,喂了一肚子的,糖。

又是这样的喂法吗?那可不要吧,上次他可是被折腾得够呛,第二天床都下不来。

天哪,真是弥漫着酸臭的恋爱味道。

这个挚友可真是直截了当。

厚脸皮如茨木都忍不住地脸红。

挚友可真是太……坏了……呀……

这厢茨木一个人脸色变得火烧云一样,那厢的酒吞却不满地皱了眉。

啧,这傻子想到哪里去了?给吃个菜都莫名其妙发情,连眼神都变了。

的确是啊——连眼神都变了,羞羞答答不知道往哪里看,像看一眼酒吞就会被操翻在餐桌上,却又忍不住,忍不住看,忍不住想……

茨木可真是厉害,天生的厉害,他已经忘了自己应该是在赌气的了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呢?第一句是什么来着?

是富强吧,那就富强民主文明……哎呀!

哎呀,哎呀什么呢?

不知道。

不知道茨木有没有把饭吃完,不知道酒吞有没有喂他。反正,以后的茨木总是委屈巴巴地拨拉着盘子里的零零散散的绿色,酒吞,酒吞叹着气,独享一盘芹菜。


——————————
什么东西啊哈哈哈我写不下去了´_>`

@sun 她说我的文老是有恋爱的酸臭味!讨厌!

评论(45)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