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MBLM

嗑酒茨

【酒茨 向哨】Killer Whale 06

ooc
向导吞×哨兵茨


奔驰G65 AMG 在大街上发出一声长啸,伴随来自原始的野性一骑绝尘。这车几乎是酒吞的专属,优越的战绩让酒吞有任何理由挑选任何一辆车。简洁,粗犷,硬朗,表里如一都是王者。

酒吞不怎么出任务,小打小闹不痛不痒的任务牵扯不到他,所以塔里属于G65AMG的车库门一打开,就总会很稀奇地招来围观——居然是酒吞童子在出任务,这是又该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这次也不例外,借着慈善晚会的机会除掉一位企业家——明面上的企业家,谁知道他背后里干的什么破烂勾当。塔里没给他们太多时间准备,索性就酒吞开车,茨木坐在副驾驶噼里啪啦敲电脑查资料。

通常坐在副驾驶的人都会战战兢兢,最起码表面神态自若内心也会担心这是不是自己最后一次看到太阳。酒吞靠谱,他至少能保证自己能活,至于搭档——可不好说,只要能别拉他后腿。

但是很扯淡,谁跟酒吞在一起搭档,都会拉他后腿。

所以酒吞也没见过像茨木这样大大咧咧的。翘个二郎腿,腿上搁个笔机本,要不是车内报警,对方甚至连安全带也忘了系。

这特么还高岭之花呢,腿都要翘到他方向盘上了。

茨木这人念着车窗贴着黑色防弹膜,又念着是酒吞开车就如此放肆,开玩笑,让他旁边坐个大天狗试试?而且这车可不便宜,又是跟着酒吞出生入死的老伙计,当初酒吞驾着它从沙漠一直到丛林,最后为了躲避追杀而一闭眼从山坡上滚下来这车也没变形,所以他能活到现在也得亏了这几百万的家伙。

酒吞内心腹诽,嘴上也不留情,余光瞥到映着机械蓝光的茨木的脸,硬邦邦地说道:

“你把脚给本大爷放下来。”

茨木一愣,两手忙不迭地托起电脑放下腿,扭头对酒吞展露一个不好意思的笑。

“非常抱歉啊挚友,看得资料入迷了。”

说罢像献宝似的,不等酒吞开口,又继续说着:

“挚友,这次的目标可是大户。表面上看是个成功的企业家,背地里还有着军火勾当。哟…还是个大毒枭呢。”茨木对新入眼的资料挑挑眉。

“嗯。”酒吞不动声色。

“所以是谁委托塔里要干掉他?”

“这你别管,继续说你的。”

“好的挚友,这位成功人士应该是个极谨慎的人,否则也不会明里暗里都混得风生水起。所以要搞掉他也不容易。”

“不过好在他有个…结发妻子,他们彼此都有情人,所以应该是商业利益的姻亲。照现在的情况来看,他还是得需要他妻子家族的支持才行。”

“嗯…所以你有什么看法?”酒吞听完点点头,问了一嘴。

“挚友你觉得,色诱怎么样?”

咆哮的越野车差点撞在路灯杆上。

“你他妈有什么毛病?!”酒吞惊魂未定,扭过头狠狠瞪了一眼茨木,对方还顶着一脸严肃认真的表情。

“不然怎么整嘛…这里可没说目标不是同性恋。咱俩一个色诱目标,另一个色诱目标老婆,最后再……”

塔里的哨兵评判标准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这样的家伙怎么评上第一名的?

酒吞头疼。

“我就问你,你是要让本大爷去…色诱那个男的还是那个女的?”十字路口赶上了红灯,酒吞总算停下车扭过头来看茨木。

“嗯…挚友觉得呢?”茨木咬着手指甲,很认真地问。

“……”

“如果挚友不想出卖色相的话……”茨木垂下眼睑,看起来颇为为难的样子。

“本大…算了,你是怎么想到要用这个办法的?”酒吞压下一口气,任务重要,任务最重要。

“首先,目标谨慎得很,对商业合作对象不一定信任,却有不少情妇,是个色迷心窍的主儿。目标的妻子也是一样的,但他们的利益关系却很重要,所以如果能让目标放松警惕,再迷惑他的妻子,以此来当人质之类,会比较好吧?而且目标的安保措施极好,保镖们有些甚至是从塔里退休的哨兵,要搞暗杀的可能性比办成商业伙伴的成功率还要小。”

茨木一番话说完,车里陷入短暂的沉默。酒吞在思考,其实茨木说得不无道理,甚至是最好的办法,只不过一点——

“你色诱完了之后,要怎么干掉他?”

“在床上抹脖子?”

越野车又冷不防开上了马路牙子。

“好啦好啦开玩笑的挚友,如果以目标的妻子要挟,分散他的注意力,再趁其不备一枪崩掉他——”

“那完事之后可得快点跑。”

“挚友英明。”



剩下的时间两个人讨论着分工,最后决定让茨木去搞——也就是所谓的色诱那个目标老头,酒吞就负责把目标的妻子忽悠得神魂颠倒。对于枪法和速度,茨木和酒吞都很有自信。

但酒吞还是有什么地方不很放心。

“万一你突然来了结合热怎么办?”

“挚友我可以忍的。”

“屁,上次也没见你忍住。”

“……”茨木无可奈何地脸红起来。

“向导素带了么?”

“啊,忘了,没带。”

“啧。”酒吞皱了眉头,虽然茨木刚刚过了结合热时期,但万一有什么突发可不是闹着玩的。所以还是——谨慎为好。

酒吞腾出一只手,单手扶着方向盘,另一只手解开衬衫最上的两个扣子——参加个慈善晚会,他和茨木都得意思意思穿上西服——然后他冲茨木勾勾手,

“你过来。”

“怎么了挚友?”

“咳,我们得谨慎一点,你没带向导素,本大爷是向导,所以……”

“所以怎么了吗挚友?”

这家伙是不是根本没听过哨兵和向导的生理课啊?没有向导素的哨兵在出任务前呼吸两口向导的气息也是可以的!酒吞为他这个搭档咬牙切齿。

好在又到了红灯,酒吞踩下刹车,索性直接拽着茨木的西服领子拉了过来。

他们离得近,近到酒吞说话吐出来的热气能侵入茨木的皮肤,随着窗外的灯火阑珊,酒吞能半明半暗看见茨木的眼神充满了突如其来的惊讶,暗影也让对方的瞳仁看起来不甚清楚,朦朦胧胧的像一团透过雾气的金光。

“你、下、次、给、老、子、好、好、补、生、理、常、识、课。”酒吞一字一顿盯着茨木眼睛说着,同时脖子微不可查地侧了一侧,让更多的气息包围哨兵。

茨木吓了一跳,不由得屏住呼吸,但剩余的感官却诚实地全部接纳来自向导的安抚。像镇定剂一样,茨木果然感到身体更加舒畅起来。

但那个左胸膛里的器官却没那么安定了,扑通扑通一下一下砸着他,砸得他脸红脑热,看到酒吞单手系上扣子的场面后更加变本加厉。没法子不这样啊,笔挺的西装衬得男人线条硬朗又流畅,忽明忽暗的城市灯光让对方显得更加阴晴不定,紧抿的嘴唇像眼睛一样的刻薄锐利,配上几绺梳起垂下的红发和一截修长精壮的脖颈,看得茨木一愣一愣的。

挚友真的适合色诱。茨木终于回过了神,咬上嘴唇发起呆。




慈善晚会灯火通明,郎才搭配莺莺燕燕的女貌,觥筹交错推杯换盏,商场老手进行着不动声色的较量,世家仇敌进行明里暗里的斗争。

酒吞很快找到了目标的妻子——一位年近五十却依然保养得体的女性,看起来是那种狠厉的角色,却因长时间缺乏真正的来自爱人的爱情而显得寂寞。还算搞的定,酒吞思量了一下,端起一杯鸡尾酒,向茨木使个眼色离开了。

茨木会意,他也很快找到了自己的目标。花甲的老人正以一副东道主的姿态与来宾交谈,眼里透着精明的算计,却被脸上的淡泊和气伪装得不错。说实在的,茨木并没用十成十的把握,从资料来看目标并不排斥男性,但大多数的情人都是女性,所以……

他转过头,看见了酒吞张扬的红发,和酒吞身前正笑得满面春风的女人,咬了咬嘴唇。既然挚友都行动了,那他还有什么犹豫的理由么?

“Guten Abend.”有人在和他说晚上好。茨木心中一滞,表面却保持得神态自若,像个志得意满的翩翩公子哥儿。

一转过身,目标站在眼前。

大概就是这老头的声音了。茨木一瞬间紧张起来,色诱的事儿他也干过,和前辈青行灯一起出任务的时候,对方以“你比我长得更能吸引男性” 为由,把这出卖色相的事塞给他。而且不得不说,茨木那次做得还不错。

不过这是有酒吞童子的任务,更危险,更狡猾,更令人难以捉摸。况且他茨木也不想让酒吞失望,毕竟这老头才是主体目标。

“Guten Abend, Wie gehts es Ihnen?”茨木挂上得体的微笑,回应目标。

“我很好。”对方依旧用德语说着。

还没等茨木客套完,目标就出乎了他的意料——

“你认不认识,酒吞童子先生?”

猎豹绷紧了它的肌肉。

tbc

评论(18)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