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soline

高考去了👋解放后见
可能会忍不住回来看看
嗑酒茨嗑雷安
背景来自🐯

【酒茨】Omega哨兵孕期指南

  姑且算个向哨番外?虽然连载里头没有ABO设定但感觉这样好有意思啊(呸)随便看看就好

  ooc!向导吞×哨兵茨

  过于沉迷RDJ无法自拔所以更得很慢非常抱歉

  “你给我这个干什——”

  酒吞的怀里塞进来一本书,对面蓝色甲油的手还在封面书上翘了敲。

  蓝底白字的封面,除了标题以外什么也没有——那个“Omega哨兵孕期指南”换成“塔中建筑设计规划”可能会更适合这样的风格。

  要不是书脊的落款作者,酒吞可能还真信了这只是一本写错了标题的设计规划。青行灯?呲,只有她能写出这档子事来。

  Omega和哨兵,这是个奇怪的组合。随着科学和人权的发展,能进入塔里的Omega 已经不算少,甚至向导的首选也渐渐变成了Omega——帮助哨兵排解因为噪音过大而产生的情绪问题,当然,对于大多数哨兵来说这能称得上是性欲,有位Omega的向导自然是件舒服的事儿。

  而哨兵不应该是Omega。他们会发情,正常的时候一个月几天,不正常的时候……敏感的Omega要是包围在Alpha的信息素里,发情的事可就不好说了。哨兵可是出任务的主力,侦查需要他们,解决目标也需要他们。要是Omega的哨兵,碰上个强势的Alpha的敌人——那不是完蛋么?

  何况Alpha的身体更强壮呢。

  所以塔里的Omega哨兵简直是珍稀物种,几千号人里没准也就两三个。能日夜高悬在排行榜首位的比黑暗哨兵还稀有。能跟酒吞搭得上边儿的就只有茨木一个人了。

  而且听说他面前的这位女性向导前辈和茨木有着什么绕了三家的亲戚关系,用拖鞋想想都知道青行灯叫他酒吞是来干什么的。

  “你知道我给你这个是干什么的。”

  好吧…他的确知道。

  “茨木可是我最喜欢的表弟。”

  最喜欢的……

  “你一个粗糙的大老爷们——”

  粗糙?

  “——我可是怕你照顾不好他。”

  喂喂,怎么会呢?

  “老实说,我就是写给你看的。”

  那本大爷要给你稿费咯?

  “当然还写给诸多Omega哨兵和他们的Alpha。”

  废话真多。

  “你肯定会看的。”

  那可不一定,本大爷才不想变成天天围着家庭转的蠢蛋丈……

  “你都爱死茨木了。”

  行吧……他投降了,她怎么知道的?

  “好了酒吞,祝你有个愉快的一天,再见。”

  青行灯拉开办公室的门,优雅地做了个送客的手势,收获到酒吞的一个白眼。

  顺便还有关门一瞬间的一声遥远的谢谢。



  ※2.孕中的Omega会变得异常敏感而脆弱,情绪波动剧烈。Alpha们请给予你们的Omega特别的关照,时刻注意他们的情绪变化并让Omega们感到安心。当然,成为Omega的哨兵或是成为哨兵的Omega,他们无论多么强大也是Omega,请不要认为他们不需要安抚。

  茨木偷偷摸摸溜回寝室,打开房门一片黑暗。太好了,挚友睡觉了——

  “站住。”

  吧?

  低沉的声音从角落里响起,不用看脸都知道一定是阴云笼罩。

  该死的,果然带个球会降低侦查力。茨木低声咒骂着两个月前和酒吞疯狂后的结果。他不情不愿地站在原地,努力让自己的视线看清酒吞的位置。

  “干什么去了,自己说。”

  啪地一声,沙发旁边的落地灯亮起来,温温柔柔的暖黄色灯光和沙发上绷着嘴角的男人形成鲜明对比。说实话,茨木在心里腹诽,挚友的脸和他的虎鲸一样黑。

  然而当务之急是他怎么跟挚友解释他揣着球还独自做了任务,即使敌人只是一帮没用的废物,他甚至没怎么使力气就撂倒了他们全部,还让一个吓尿了裤子。

  自己从没对挚友撒过谎从没对挚友撒过谎从没对挚友撒过谎。

  “挚友还没睡啊?我去遛弯了刚回来。”

  万事总有头一次嘛是不是。

  “放屁。”

  挚友真是明察秋毫!如果不是挚友的脸色很难看,他真的很想吹一顿酒吞。

  “你消失了两天当本大爷是傻子吗?”

  酒吞语气不善。

  那么这个时候,对挚友就需要放软一点……

  “那,挚友想我了吗?”

  酒吞正碎碎叨叨着,听了这话突然噎住,上下打量了一下茨木扭扭捏捏绞着衣角的站姿,假装没看见他咬起嘴唇眨着眼睛的撒娇,闭了闭眼:

  “没有。”

  哦…怎么这样……

  “你是不是不知道自己处在什么时期!你还要去——”

  “挚友,我不是那些平庸的Omega…而且目标只不过是一群杂鱼,解决他们只需要一点点的……”

  “他们也可以是杂鱼Alpha。有能让你发情的信息素!万一你没抵挡的住,你自己想想后果!”

  “挚友!”茨木的声音猛然上扬了一度,“挚友还不相信我的自制力么?”

  酒吞停住了话头,看着茨木的眼睛,碰巧对方也瞪着他,金色的眸子里混杂着失望委屈与期待。

  他竟然平静了下来。

  “不。你傻死了。”


  第二天早上酒吞假装没看见茨木发肿的眼皮和一副躲躲闪闪的神态。这些就算了吧——可他不能忽略早上起来洗漱的时候,茨木从卫生间的镜子里看见他,然后瘪了瘪嘴,眼眶开始发红。

  该死——这不是茨木——茨木不会做出这样的表情,他不会轻易哭的,即使任务失败也不会,见到酒吞更不会。

  酒吞还在那里不可思议咬牙切齿,水流声已经停下来,茨木低着头匆匆走出来,刻意绕过酒吞时他明显听到了压抑的吸鼻涕声。

  天哪…真的吗?

  虽然茨木委屈巴巴的样子会让酒吞的早晨生理反应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但是,现在,他顾不上什么刷牙洗脸上厕所和抬起头的小兄弟,他老婆揣着他儿子还哭哭脸呢。

  况且——※4.孕期的前三个月及八个月之后请各位避免性行为,在三个月至八个月之间,可以有适当的床上娱乐。作者在此所指的“适当”尤其针对某些首席向导,这些人从来不会控制自己的力度。

  酒吞还记得他读到这里时还狠狠问候了一下青行灯。

  “喂——你怎么了?”

  酒吞从身后拦住茨木往餐桌走的动作,手臂横跨他的前胸,硬是把人拽到自己怀里。

  很罕见地,茨木没有说话,只是单纯的摇了摇头。

  酒吞微微叹了一口气,把人掰到正面。“说实话。”

  茨木的眼睛更红了,红眼眶配上金眼珠——说句真心话,这简直是绝配。鼻头和耳朵也泛着粉色,配上白头发和白皮肤,差点要了酒吞的老命。

  好看是一回事,不说话是另一回事。

  酒吞盯着肩膀开始起伏却依旧倔强不肯开口的人,心中警铃大作。

  “真的,你说…说一说,说什么都好,我绝对不反驳。”

 孕中的Omega会变得异常敏感而脆弱,情绪波动剧烈。

  酒吞想起来他一定在哪看过这句话,是那个青行灯给他的蓝皮书?随便了,他应该,马上就要见识到了。

  “我…我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只是,只是任务成功了…嗝…组织甚至,甚至给了我一瓶…香槟,连,连大天狗都很罕,罕见地祝贺了我……”

  “他说我这个时期都敢出去…做任务,很…很厉害……”

  “我也…呜……”

  “我也只是想要……要,要挚友的一句……”

  茨木抽搭得越来越凶,不知道是哭得说不下去还是不想说下去。脸上鼻涕眼泪糊成了一团,没有纸,酒吞也没顾得上递纸,就抬起手用袖子擦。擦来擦去的,袖子的布料洇了一大块,又防止让自己出声得太厉害似的,他狠狠叼起了袖子。

  酒吞定睛一看,好吧……这不是他找不到的那件衬衫么?他最喜欢的,茨木能不能别擦……算了。

  ※3.孕期的Omega们尤其喜欢自己Alpha的味道,如果各位Alpha们某一天找不到自己常穿的某件衣服,请询问你们的Omega,他们很有可能就穿在身上。而且因为怀孕,有些Omega会穿不下自己原来的size,他们需要一些大码的衣服。何况Omega哨兵更加需要向导的安抚,向导们的衣服对于他们来说或许是个精神稳定剂。

  酒吞回忆起那书里的话,很惊奇地发现青行灯写的还挺准。

  茨木很倔强,哭唧唧地都精神恍惚了,两只脚连站都站不稳,硬是没往酒吞身上靠。草原里的猎豹没精神地耸拉着耳朵,黑玻璃样的大眼睛水汪汪的,整个儿豹都低沉的要命,连脸都深深埋在爪子里。而实际上,那头虎鲸同样没好到哪去,它一直在那片专门为那头漂亮的小豹子建成的岛屿周围,非常焦躁地游来游去,而且还,非常罕见地发出了叫声,尖厉的,忧虑的,反复的,持续不断的,虎鲸的叫声。

  酒吞听见了他的虎鲸的声音,他为数不多地觉得他这位外表看起来没个正经的精神体,催促了他遵从内心的愿望。

  “那个…茨木?”

  没有应答。

  “茨木?”

  酒吞仔细侧耳想找到一点点,哪怕只是一点点很小很小的“嗯”——没有,还是,抽抽搭搭。

  “茨木…”

  酒吞简直是像叹息了。

  “嗯?”

  好吧,茨木终于从百忙之中,终于愿意回答了一声。

  “茨木,你听我说——”酒吞两只手握住茨木的肩膀,他的肩膀还在不停地颤,“——先别,别哭了。你知道本大爷最受不了这个,你也,也不是个喜欢哭的人。”

  手底下的肩膀安稳了些。

  很好。“茨木,你很厉害,真的。每次出任务都很…都很完美。”

  “你骗人。”

  “什么?我没有,真的,我发誓——你看着我。”

  茨木不情不愿地抬起脑袋,眼睛却没跟上来,还是半垂着越过酒吞盯着地板看。

  “茨木。”

  酒吞加重了语气,茨木咬了咬嘴唇,头一次与他的挚友对峙起来。

  这样不行,这可怎么办,孕中的Omega情绪变化大得不是一点点,酒吞也只是个年轻的初为人父的Alpha,他除了茨木之外没有标记过任何人,甚至茨木也是唯一一个能让他开口说“喜欢”的Omega,或者哨兵,无所谓了,反正,史无前例。

  这——能怎么办?他不能捏着茨木的下巴强迫他抬头,虽然他是会这样做的人,他也足够强势而且自信。但是酒吞面对个怀孕的人会完全乱了阵脚,表面上看起来还是满不在乎,然而没人知道他内心在为捏下巴会不会造成孕中伤害而大费脑筋,或者说是为了捏下巴会不会造成哭唧唧的揣着孩子的Omega哨兵老婆伤害而大费脑筋。

  他这么一犹豫,气氛倒是更沉默起来,茨木又撇撇嘴,又要低下头去。

  别吧,好不容易叫他抬起来头。

  酒吞见状,情急之下就托着茨木的脑袋吻了下去。嗯……嘴唇上全是走错了路的眼泪,咸的,苦的,涩的。这不太好,这简直和酒吞精神域里的海水一样了,那多孤单啊?那片海,茫茫无际的,只有海,孤零零的——这不太好。

   他才不想让茨木变得跟海一样,习惯了孤单,看不透又猜不透,阴晴变化反复无常,又是茫茫一片。没人能走进他的内心。不行,绝对不行,这不能是茨木,真正的茨木应该是整天吹他的那个,睡觉的时候喜欢挂在他身上,并且无论何时何地都能絮絮叨叨不停的。他觉得自己像那些退休的老头子一样,厌烦老伴的唠叨,而真正离开了之后又开始自言自语地想念。上天与他自己的抉择让他孤独了这么多年,最后送来了个与孤独二字大相径庭的茨木,他不信神,但他相信命中注定。

  他得抹去那些泪水和伤心,这是他应该做的事。生活中只有任务,兴许还有酒和那辆G65 AMG和月亮,那是曾经的他了。现在不——现在还有个茨木,也许几个月后又会多一个和茨木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家伙。月亮不会因为他的死而停止出现,酒也不会因为他的没落而从地球上消失,那辆无论多好多贵的车总变成一堆废铁,而茨木……

  他无声的叹息,吻中带着难以割舍的深。



  “茨木?”

  酒吞终于放开了茨木,毫不意外地看着对方望向自己的迷离的眼神,俨然一副晕头转脑的样子。

  “我真的很…很担心。”

  他仿佛如释重负,抵着还没有反应过来人的额头,声音带着亲吻过后的沙哑。

  茨木眨眨眼睛,他脑子还有点缺氧。刚才酒吞的亲吻中带着什么令他害怕的情感,是他最不希望发生的,也最好一辈子别发生的,情感。怀了孕的原因,他很没有安全感,他倒不是质疑酒吞的人品和行为,他只是…只是……也许是Omega的性格在作祟,他理应是个强大的哨兵,不喜欢被过多的约束和不信任,然而他又很希望被关照。他并不一直是那个高冷的或者傻乎乎的茨木,尽管他不想承认,但童年家庭的缺失让他的内心极度渴望被爱。而孕期的情绪无常和敏感就更加加重了这样的情绪。酒吞是他唯一能靠得上的人,也许“挚友”这个词并不能让酒吞满意,但还有别人叫过酒吞“挚友”么?他有时候觉得自己简直像一条小狼狗一样,充满戒心地防着所有人——所有能和他分摊“挚友”称呼的人,并且他知道酒吞会觉得他很烦,但他能怎么办呐?他就是克制不住地想去找酒吞啊。

  “挚友还说我傻死了。”

  是啊——还说他傻呢,说完傻之后撂下就走了,什么也没有,甚至连落地灯的光也不给他留着。完全的黑暗,哪里也没有光,上哪儿也找不到光,一瞬间他又被抛回了十几年前那个黑暗的童年,没人理他,没人在意他,他只不过是现在他所鄙夷的一只蝼蚁,他是从小习惯了这样的,谁说他傻也好说他傻死了也好,甚至嫌弃他不要他了也好,都没有关系的。

  没有关系……的吗?好像不是啊,那他怎么会那么恐慌那么失落呢?

  “你就是傻的。你自己不关心自己,你还不让我关心——你傻透了,傻死了。”

  “但挚友还喜欢我。”

  茨木很快地,轻轻地说出口来,他很想知道这世上还会有人在意他,让他知道他喜欢的人不要再离他而去了。这个人应该是酒吞,最好是,一定是——一定要是啊。

  “那当然了,比你想象得更多。”

  ※1.在阅读本书之前,请一定确保各位Alpha爱着你们的Omega,并坚信你们能履行彼此的誓言。

  破涕为笑。

  太阳初生,曙光刺破黎明的黑暗,云消雾散后又是金光灿烂。




  “非常抱歉我的行为…让挚友担心了。”

  “你应该道歉。”

  “但挚友让我昨天好没有安全感。”

  “好吧,我道歉。”

  “挚友我今天能不去上理论课了么?”

  “不想去就不去。”

  “那挚友可以不去上课吗?”

  “不要得寸进尺啊。”

  “可是挚友,你真的打算这样硬着出去吗?”

  茨木抬起腿用膝盖顶了顶酒吞的某个部位,一脸直白单纯。

  “……”

  “……好吧,辛苦挚友了。”

  谢,谢谢,希望你下个月还能这么说。

end.

————————————

(番外并不代表连载的正经走向)

我写的什么啊!这么ooc还乱七八糟的!

哭唧唧想要安慰。

顺便一提妮妮真可爱

   
© Gasoline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29)
热度(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