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soline

高考去了👋解放后见
可能会忍不住回来看看
嗑酒茨嗑雷安
背景来自🐯

【酒茨】心思

ooc!

1、
茨木那个家伙不守时。

酒吞跺着脚在茨木家楼下喝了半天冷风,摸了摸裤兜里的钥匙串后最终还是三步并两步地冲上楼。

房门被暴躁地推开,撞在墙壁上发出吓人的一声响,就连始作俑者酒吞听了也发了下颤,悄悄感叹自己是不是开门太用力……

……个屁。床上的人还蒙着被子睡呢,开门惊天动地的声音像被空气吃了一样,总之根本没传到茨木耳朵里。

小兔崽子……酒吞抬手看了眼表,这离他们约定好去游泳馆的时间都过了一个小时了,这个人怎么他妈的还在睡?

会不会定闹钟啊?听不见闹钟不能多定几个啊?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是被鬼吸精了还是自己玩得爽了怎么就这么能睡啊?老子还没睡醒就跑过来了你他妈的睡的挺舒服的啊?

酒吞太阳穴上青筋暴起,盯着茨木安详的侧脸气不打一处来。

于是他直接掀开了茨木的被子,全部。

2、
哦……

原来他的朋友——茨木是裸睡的吗?

哦也不能说全裸,起码还留着一条内裤。

说实话酒吞并不在意茨木穿的是紧身三角而不是平角,他也不在意茨木穿的跟他是同款,他一点也不想知道茨木为什么能买到和他的挚友一样的内裤。

他只是在意……好吧,茨木白得过分了。

还有他的腰,腰能不能一把握住?看起来是能的,酒吞很难受地发现自己竟然想去试一试。

还有那两条腿,交叠在一块,腿上面是——天哪,茨木的内裤是不是小了一号啊?

酒吞面无表情地松了手,被子又回到茨木的身上。

他转身去了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冷水。

3、
去游泳馆的路上茨木要比平常聒噪两倍,一方面是为了对自己迟到表示歉意,一方面是很意想不到地得到了酒吞对于他说话的纵容。他当然不可能知道他的挚友纵容他一直说一直说是因为空气一旦安静下来,酒吞就会想起茨木的屁股。

这可不是一件好事。酒吞深感自己像一只图谋不轨的狼,要去吃了茨木这个又傻又蠢的什么也不知道的兔子,关键是这兔子还根本没有意识到酒吞的想法,每天照样把他当做…挚友,赋予直男层面上的信任。

酒吞叹了一口气,甚至觉得自己丧尽良心。

4、
就这么一路心不在焉地听着茨木叽叽咕咕叽叽喳喳叽叽呱呱,他们终于到了地方。

当酒吞换完了衣服站在泳池旁边等茨木,顺便不经意地炫耀自己的八块腹肌时,茨木看起来一副“很抱歉让挚友久等了”的表情,慌慌张张从更衣室里跑出来,唰地一下停在了酒吞旁边。

很好……酒吞一眼就看到茨木身上的泳裤——这倒不是他想看,是茨木全身上下也就这么一件衣服,连条毛巾也没搭上。

而且…酒吞以为茨木会穿那种,他以为很适合茨木的,宽宽松松的沙滩裤。没想到,好吧,又是紧身的,就像酒吞以为茨木会穿平角却没料到……

算了,酒吞上下打量着茨木,也不错。

真是个——好屁股。

如果忽略岸边传来的轻浮的口哨声,酒吞会更满意的。

5、
茨木跟着酒吞在岸上做着拉伸。

一切看起来很正常,但酒吞老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比如说茨木背对着他俯下身去抻筋,身体的线条一览无余。

酒吞直起身来,面无表情地跳进了冷水里,激起一身鸡皮疙瘩。还差点崴了脚。

没什么不对劲的,不是吗?唯一不对劲的可能只是他自己。

6、
酒吞这次游得比哪次都快,茨木追在他后面,换气的间隙还能听见身后的“挚友等等我!挚友太厉害了!”

他游得飞快,只是希望有更冷更强势的水流能给他的脸降降温。

7、
上岸后的茨木皮肤上带着水珠,像钻石一样。

8、
去往淋浴间的路上酒吞的右眼皮跳了三下,左眼皮紧跟着也跳了三下。

9、
这家游泳馆……生意真好。

酒吞现在面对着那间仅剩的淋浴间,终于知道右眼皮跳的原因了。

这里有三个选择。

第一个,自己先洗让茨木等着。

第二个,茨木先洗自己等着。

第三个……

“啊,只剩一个洗澡的地方了挚友,你想跟我一块洗吗?”

10、
第三个,当然了,当然是第三个选择。

还有,右眼皮跳只是因为眼睑痉挛,左眼皮跳才是真的。

11、
“挚友,你今天话好少。”

茨木边脱着衣服边说,那条泳裤和泳帽被他脱下来甩在了架子上,头发终于解放出来,半湿不湿的服帖在肩膀上。

“嗯。”

酒吞随便应了一声,他已经脱完了衣服,现在敲着笼头调水温。

他的话向来不多,而他又没想好该怎么回应茨木,不过相信茨木不会在意他这一点的,他已经习惯了。

“果然,挚友的身材是最好的!”

茨木转过身来,面对酒吞发出赞叹。

果然,茨木不会在意酒吞话少不少的问题。

“还有挚友的…那里也很大!”

……

酒吞翻了个白眼,一把把茨木推到花洒底下。

“快点洗,很冷的。”

12、
现在他们是赤裸相待的。不是那种意思上的赤裸相待,只是,就是字面意思上的意思。

这样的场景酒吞也不是没有经历过,从小他们一块长大,什么光屁股玩泥巴的事情都做过了,还怕这么只是在一起洗澡的事情么?

酒吞边在手心里挤着沐浴液边看茨木,那人正在花洒下冲头发,仰着头闭着眼半张着嘴。四十度的热水把皮肤都蒸腾成了粉色,水珠子不断不断从这样粉白的颜色上划过,流过鼻梁,流过嘴唇,流过喉结,流遍了全身。

好吧好吧,只是一副单纯的洗澡的画面,有什么特殊的。

13、
酒吞发誓,如果一会儿茨木让他帮忙搓背,他一定会忍不住的。

14、
“挚友,你能帮我搓一下背吗?我够不着。”

15、
茨木真他娘的是个灾难。

16、
酒吞接过那个…粉色的搓澡巾,他曾经怀疑了几秒为什么是粉色的,不过在他——看见茨木撑着墙撅着屁股,头发散在一边的肩膀上,把自己的后背暴露无疑地呈现给他,俨然一副温顺的样子——之后,他就想起一首叫什么姐姐妹妹站起来的歌,如果把那个“姐姐妹妹”换成“酒吞老二”,会更符合他现在的情况。

17、
他扔了搓澡手套——非常粗暴,粗暴地扳着茨木肩膀把他转过来。

然后狠狠地吻他。

18、
这里的水温太热了…真是,太热了。

19、
“我告诉你,这都是你自找的…你自找的。”

酒吞放开了茨木,他们的嘴角还像那些艳情的小说里写的一样——牵出了一条暧昧的银丝,而两人的嘴唇都泛起了红肿。茨木还瞪着眼睛,显然一副晕晕乎乎没反应过来的神情,金色的眼睛被氤氲的水雾模糊住了,里头的情愫看不清晰。

对,酒吞心里想,都是茨木自找的——全都怪茨木,他把他掰弯了,随着岁月的累积一点一点,现在他要让茨木负责。

就算茨木傻不拉叽天真单纯像小白兔一样,他也要让茨木负责。

这算是开头,一个隐忍了很久的,爆发了的开头。

20、
“挚友。”

茨木开了口,嗓音还带着沙哑。

“嗯。”

酒吞偏了偏头,故作深沉但其实紧张兮兮地应了一声。

突然间他受到了一股子巨大的冲力,他有那么一瞬间怀疑是茨木扑过来打他,但他下一秒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腰被什么东西圈住了。

勉强稳住身形(实际上,酒吞觉得自己能在这样的浴室里还没有摔倒已经很不错了),他发现是茨木窜到了他的身上。

两条腿环住他的腰,胳膊圈在他的脖子上。

酒吞的身上还全是沐浴液的泡沫,让茨木不住地打滑,这样他就只能不断地就着发颤的肌肉往上蹭。
老天爷……

“挚友。”

茨木低下头,和他的挚友鼻尖碰鼻尖。

21、
如果不是酒吞看见茨木挂在他身上,嘴角挑起个得意的笑,他还真的相信茨木天真又单纯。

而且那句“挚友真是反应很慢”更是让他觉得怒火中烧。

作为报复酒吞只能扣着茨木的脑袋,站在淋水底下把人亲了个够。

顺便很不绅士地捏了他的屁股。

22、
“多久了?”

“挚友问什么多久?”

“你喜欢我这件事。”

“啊……绝对比挚友要久。”

23、
金马影帝茨木童子。

24、
其实茨木早就醒了,只是他赖在被窝里,他在等一个人。

他磨磨唧唧把睡衣都脱了下来,在听到那声惊天动地的开门声后,成功变成了一位裸睡的发小。

挚友——绝对会把他的被子掀开。

end.

   
© Gasoline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30)
热度(6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