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soline

高考去了👋解放后见
可能会忍不住回来看看
嗑酒茨嗑雷安
背景来自🐯

【酒茨】天台坠落

ooc 一个转世重逢梗
感谢大家!祝大家2018年快乐!


“荒川!直升机!”

茨木哐一下踹开天台的铁门,连跑带爬上不知道多少楼让体力出众的白发雇佣兵都气喘吁吁,他迫切地希望能爬进机舱里,倒在皮革座椅上来一杯香槟…嗯…还是冰饮料比较好。顺便观赏一下还留在底下气急败坏的那些追杀他的人。

美好的愿望,对于现在来说。

荒川的那个漆成臭屁蓝色的直升机还没有到他想要的位置,而身后的那些烦人的家伙还在穷追猛打。果然值七位数的目标就是不一样,给他卖命的人多的像不要钱,不像上次那个五位数的,连个训练有素的保镖都没有。茨木边回头崩人头边心里腹诽,而手持各种武器的家伙源源不断地从天台的入口冲出来,茨木的弹匣里逐渐空落起来,这可不太好,他不想用冷兵器或者什么对于人类来说超自然的力量完成任务。那些卖命的人不过是傀儡,根本是无关紧要——无关茨木的紧要,但对于那些人的家庭来说可不是什么小事,茨木也不想成为一个滥杀的雇佣兵或者使什么家庭中的小孩子有了杀父之仇的始作俑者,他可是知道这种失去最亲密的人的感受的。所以茨木有些着急了——

“你他妈快点!我要死!了!”

茨木冲着肩膀上的无线电大吼,疏忽之间一颗子弹打中了他的肩膀,瞬间钻心的疼痛和带来的巨大冲力让他停顿了一下,然后他应该流血的,鲜红的,液体的,血管中的血液。

然而他没有,子弹嵌进了他的身体里,打出了一个黑咕隆咚的洞,几乎是紧接着的,洞里开始冒出了紫色的烟气,微不可觉而又极快速的,伤口愈合如初。而且如果仔细分辨的话,能在几十支手枪的轰鸣声中分辨出一颗小小的子弹掉落在地面上的清脆声音。

好吧,这样的形容也许不足以说明重点,但确实,这重点就是,茨木他有着异于常人的能力,人类的枪啊,炸弹啊,或者任何能让人割裂身体而导致死亡的东西,都不足以让他在这世上消灭。唯一有一件,一把武士刀,上面附着能杀死他的力量,不过那把刀在砍了一位鬼的头的几百年后,就被展示在博物馆的玻璃柜里了,这也算是茨木不爱去博物馆的原因。

那只鬼与他有着重大的关系,确切来说,他自己也是个鬼,妖怪,妖魔鬼怪,反正不是正常人类。人类的力量自然杀不到鬼,除了那把武士刀,就叫鬼切,任何异物诸如子弹要想杀他,都会被他体内的妖气给逼出来。

所以说呢,茨木成为雇佣兵里的一个不死传说。

这也就是为什么荒川说——

“放屁!你根本就死不了。”

“但是我很累!我死不了但是会很累的好吗!”

“体力不佳。不愧是几千年爷爷级的大妖怪。”

荒川阴阳怪气的调侃声音通过电波传来,茨木甚至能想象他悠哉悠哉吸着饮料把着方向盘的样子。

“你一口气跑五十层试试!我他妈又不能坐电梯!”茨木又崩掉了一个人头,简直血肉横飞。

“好了好了我来了,悬梯放下来了,你赶紧跳。”

深蓝带着白色波浪纹的直升机逐渐接近,垂下来的悬梯摇摇晃晃靠近天台的边缘。茨木深吸一口气,冲上水泥台阶,底下是万丈高楼深渊,行人车流来来往往,丝毫不知情这几百米之上的地方发生着什么…追击。

他纵身一跃,像一只自由的鸟,抓上了悬梯的绳索。

“新年快乐!”茨木边向上爬边向还留在天台上向他开枪的人致以衷心的祝贺。




“好——吧,一千万到手了。三七分。”

茨木打开笔记本,看见账户转账的零数变成六个,又查了自己的银行余额,犹豫了一下:

“二八分吧,或者你二点五也行。”

荒川翻了个白眼:

“你就这么缺钱?”

“我还得找挚友呢!我一定要让挚友不缺钱的!”

“……”

“荒川?”

“你…你真的能找到吗?”

茨木张了张嘴,欲言又止。他抬头看着荒川,荒川从驾驶位里回过头看看他,苦笑了一声又转过头去。

茨木的眼睛在荒川回头的那里停留了一会儿,又低下头去盯着自己的银行账号户。000,0000,00000,000000…怎么…这么多零啊?这么多空落落的圈,只有个轮廓而内心什么也没有。

他讨厌零。

这些数字毫无感情地跳入他的眼睛,于是他把页面关掉,准备打开邮箱看看有什么能赚钱的活儿。

“阴阳师告诉我,酒吞在二十几年前转世了。”荒川的声音打破了沉默,他知道安倍晴明一定和茨木说了这回事,但他现在把它说出来,为了缓解一下气氛,给这位执著的妖怪一点点火沫子一样的希望,顺便打开下一个话题,他可不喜欢安静地度过行程。

“是啊…所以说呢,我在找他。”

“他怎么过了这么多年才转世?”

茨木没了声音,荒川甚至能感觉到他把视线挪开到了窗外。茨木不说,荒川自己也知道。茨木本来应该在那个很久很久之前的退治中死的,他和酒吞都应该死的。当时的茨木倒在血泊中,体内的妖气一股一股地往外跑,酒吞已经断了头,比他更先一步到了地府。到了地府的酒吞和阎魔做了交易,他让阎魔别收茨木,他说茨木很烦,要是到了阴曹地府还得再烦他几百年,所以他多承担了茨木的那份几百年的地府时间。而那位很烦的茨木,体内剩余的妖气被阎魔锁住了,十天之后茨木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醒来,四处张望,寻找,嘶吼,还是他一个人。

“我不知道。”荒川听见茨木这样说。

而且茨木体内的妖气越来越少,没了妖气后茨木只能变成个普通人,也许寿命还不如普通人的长。所以如果他再不快点找到酒吞,酒吞近千年的承担都会毁于一旦。

曾经茨木和他说起过这个问题,荒川建议他可以向那些以精气为食的妖鬼们学学,找到酒吞后没准茨木的妖气还能回来。不过荒川到现在也不知道,当时茨木为什么要打他,他说很对啊。

茨木有些担忧,也很低落,他依然没有找到挚友,这可不太好。而为了让自己没有功夫伤春悲秋,他点开了一封显示于几十分钟前发来的邮件。

荒川至今也能想起当时的情形,他还带着耳麦,外头直升机的声音噼里啪啦作响,但他依然听见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差点让他把飞机撞在大楼上。

来自茨木,尖叫。

“啊————!!荒川之主!!”

“我※你大爷怎么了?”

茨木唰地把电脑屏幕甩给他,那是荒川很熟悉的雇佣界面,金额显示的是五个亿,要求显示的是留活口,名字……

SHUTEN DOUJI

酒你妈吞的童子

荒川震惊到说不出话。

但同时他也认为这真是一出狗血神剧。





酒吞认为在他人生中已经度过的二十几年中,可以说是一帆风顺事业有成。他一出生就是个不错的富贵人家,祖上的产业底子雄厚,他也成了个年纪轻轻的继承家业的大集团总裁。当然,树大招风,一把一把的人想吞过来他的财产,或者要了他的人头为自己的财路铺开一条大道。

然而酒吞命好,没办法,一到性命垂危的时刻总会有意外的事情发生——都很意外,比如突然冲进来一只猫或者不知道哪来的熊,这竟然救了他的命。

他显然没有上一世的记忆,这是个科学的社会,他并不相信任何超自然力量的存在,什么妖气神力的,又什么鬼王鬼将的,这些个——当做电影里的看看就好。

当然酒吞不知道茨木。




作为一个富有重量级的总裁,酒吞被邀请去了一个山庄慈善晚会。

这本来是个挺得意的事儿,然而酒吞现在真的希望他没有被邀请,或者接受这个邀请。

都怪他一个人进了卫生间,上完厕所出来洗手的时候,他感受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抵在了他的腰上。

一个非常彬彬有礼,但声线中带着不知道是紧张还是什么的颤抖的声音响起来:

“您好,酒吞童子先生。有人花五个亿来买你的活人,你想和我上一趟天台吗?”

“不许拒绝,挚——酒吞童子。”

酒吞举起双手慢慢转过身,掉入了一片金黄与纯白的漩涡。


tbc

   
© Gasoline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17)
热度(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