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soline

高考去了👋解放后见
可能会忍不住回来看看
嗑酒茨嗑雷安
背景来自🐯

【酒茨】酒茨的早晨

ooc
很粗糙 脑洞产物 短小注意
没有文化 写不出剧情


如果你有幸能看见,只是有幸,当然通常情况下都是没有的。如果能看见,你能看见酒吞和茨木的早上,一周,每天都不一样。

周一是工作日的伊始,酒吞通常会有早晨的会议,这就需要他早早的起床,还要确保不会被憋了一个周末的早高峰所淹没。所以酒吞会在周日的晚上调好提前十分钟的闹钟,然后周一早上茨木会跟着他一块儿醒,在他穿上衬衣的时候,还闭着眼,非常不满地哼哼着,寻着酒吞的气息滚到床边,之后伸出两只手,摸索着抓到酒吞的腰带,借着抓腰带的劲儿把自己往上拉,直到扯到酒吞的怀里才行。

“嗯……”茨木还没清醒,身子整个人抓着酒吞,两条腿还盖着被子留在床上。他就这么一样的姿势,赖起床来了。

酒吞也不推他,边打领带边说晚上回家吃什么,通常来说茨木是记不住的,总会瞪着一双大眼睛问向他“啊?挚友你说过了吗什么时候?”但即使这样他还是想,显得很家常,令他安下心来。况且,茨木对于晚饭也总是有自己的主意,没准能有个惊喜呢。


周二,周二是茨木有早会哦。他和酒吞一样,都是闹钟调前了十分钟,但是酒吞和他不一样,酒吞才不赖床。他就闭目在床上躺着,有时候醒了,有时候没醒,茨木穿衣服洗漱收拾东西,他也一概不去打扰,直到约摸十分钟到了才起来。这时候茨木正在门厅穿鞋,酒吞还穿着睡衣,他会走过去打个招呼,等茨木穿完鞋,边打开门边向他说着“挚友我走了哦挚友要多穿点啊!”,这时候酒吞才抓抓头发,发出一声嗯,算是从前夜到早上的第一个音节。


周三。啊,平平淡淡的周三,两个人都一起听着闹钟起床,穿着睡衣去洗漱,有时候干脆只穿了内裤。在卫生间里边打哈欠边刷牙,如果是这时候他们俩,不管是谁从谁的身后经过,对方都一定会遭受非礼的,茨木多半是屁股和脸,而酒吞就肯定是腹肌和胸肌了。


接下来的日子,周四和周五,都和周三是差不多的哦。早安吻不能忘,擦枪走火也不会少,两个人睡眼惺忪的样子每天都有,落在对方眼里泛起一串涟漪。

时间一次次在平淡如水的日子里变化,周六的早上是风平浪静的样子, 茨木多半会枕在酒吞的胳膊上,而酒吞的手常常是搭在茨木的腰上。夏天的被子总是盖不住,一晚上过去那薄毯子兴许还能安稳地盖在酒吞身上,但绝对不会在茨木的腰以上出现了,这时候你就能看见,让人脸红的,茨木身上密密麻麻的痕迹,牙印和吻痕交错出现。这也不是他能控制的,毕竟周五的晚上嘛,两条长腿往酒吞腰上一勾,最后把自己魂都勾丢了,几点睡的怎么睡的也不知道。所以啊,周六他们要一直到日上三竿才醒,一个神清气爽起来去做饭,一个拖着酸痛的身体窝在被窝里等吃饭。

周日吗?周日是个好日子,按着旧历来说,周日可是新一周的开始。新的开始,但是不知道他们还在床上干什么,只能听见茨木的叫声,间或还有呜咽和求饶的声音。唉呀呀,可怜见儿的,大概是酒吞又把起床气撒在他身上了吧。

又是新的一周。

end

   
© Gasoline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14)
热度(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