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MB亮晶晶

酒茨好嗑 雷安好嗑 不定期删文的坏习惯

【酒茨】一个烦恼

ooc
是一个吞受煎熬的故事
希望大家不要看出我的大碴子味


1、
酒吞近来心情很不好,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便不知道了,总之他活像到了更年期,情绪反复无常得厉害。


2、
笑话,妖鬼哪里有更年期?不要胡扯乱找理由了,这一切不是全都因为茨木那个傻蛋吗?


3、
这个更笑话,鬼王潇洒自在惯了,怎的能为了一个妖而变化情绪?而且活这一世,重要的是自己快活,何须旁的人来干涉?更关这茨木有何干系?


4、
酒吞深夜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吐息纳气,却一直没能睡着,脑子里和自己打架,分成了更年期派和茨木派。

不对,是更年期。不对是茨木。不对,是更年期。不对,是茨——

啊……

“挚友…”

该死的,怎么老有茨木的声音啊?


5、
这事儿不知道从何说起,可能是百年前吧,酒吞惊觉自己再也对女人提不起兴趣。这时候逻辑缜密的鬼王开始冷静的思考,觉得一定是看得多了腻味了,反正不可能是不举,也绝对绝对不可能是自己弯了。

看女妖没有兴趣,该看看男妖换口味了吧?酒吞就找,找能入得了眼的男妖。能入得了眼的男妖都不在大江山,大天狗在山之巅,荒远在星辰海,荒川的蓝皮肤审美让酒吞实在无法苟同,星熊金熊更不用说了,连人类的传说里都没有记载过他们的样貌,可能是见过的人都吓死了吧。

那没招了,只剩他自己和茨木童子了。

天天看自己夸自己帅的事情,酒吞是做不出来的,这点茨木倒是能做出来,只要有酒吞的地方通常会跟着一串儿,快要化作实体的疯狂赞美。

平心而论,他还是乐意看茨木童子的,毕竟人家真的好看,在大江山里也是超凡脱俗的一枝花。所以酒吞就看,看茨木的金眼仁,跟天上的星星一样。看茨木的两对角,质感有如进贡来的上好红珊瑚。看茨木的嘴唇,真像那三月樱花风吹落,再看茨木的那张小脸,长得——

咦?

这个不大对吧?

他酒吞堂堂七尺男儿,为什么会对一个男性无脑吹看得这么津津有味?


6、
哦,原来他弯了啊。


7、
还好还好,不是不举。


8、
自从意识到这一点,他就再也没法直视茨木。看还是能看,不过要是那种大眼瞪小眼堂堂正正的看,那酒吞难保不会动什么歪念头。


9、
但是茨木老让他动歪念头,这不怪酒吞啊,为什么茨木没有避着他洗澡呢?为什么茨木总是很轻易的喝醉酒呢?为什么茨木一定要长得腿长腰细呢?

这能怪酒吞吗?


10、
茨木从来不避着酒吞洗澡,他还总是喜欢拉上酒吞泡温泉。入水前茨木大喇喇把衣服一扯,那套带着珠子和沉甸甸的盔甲的衣服便咣当一声掉在地上,茨木再单手把里衣一解,接着里衣也轻飘飘的落在地上。茨木的身子可是好身子,腰细腿长肤白貌美,脚腕上的黑色纹身蜿蜿蜒蜒盘旋到大腿根,关键是这货向来没个避讳,觉得同与酒吞为男性,大咧咧露个全身也没有问题。然后他再慢慢悠悠滑下水,在腰进入温泉的时候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喟叹。这声叹息听得酒吞头皮发麻,微微一硬表示尊敬。


11、
更要命的,茨木还眨着眼要给酒吞搓背。


12、
酒吞能答应吗?


13、
他答应了。


14、
真是没有最要命,茨木后背刺挠,让酒吞帮他挠。


15、
这个酒吞是真的没答应,他白了茨木一眼,告诉他自己整去。


16、
给茨木能的,还想让本大爷给挠背?

……

酒吞其实是想的,只是怕出现更硬的尴尬。


17、
茨木老是喝醉酒,他的酒量和酒吞没得可比,经常是酒吞才刚刚微醺,茨木就呱唧一下倒在地上了,七扭八增的也没个形象。

又是一天,俩人吹着小风喝着酒,茨木醉得厉害,没说一会话就哼哼唧唧起来,晃晃悠悠地往旁边一躺,好巧不巧,刚好是枕在酒吞肩膀上。

酒吞全身一僵,茨木枕在肩膀上还不安生,左边挪一挪,右边挪一挪,好像在找个舒服位置。酒吞不耐烦了,刚要吼让茨木不要乱动,茨木自己就立起来了,醉眼朦胧地伸出手来,敲了敲酒吞肩膀上的盔甲。

“这石头真讨厌。”

“……”

茨木贴近了一看,笑了:“你这石头真识相,长得还真像挚友的盔甲。”说罢咬了咬嘴唇,发出一声轻哼。酒吞还没搞懂这声哼的实际意义,就看地狱之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破土而出,然后一把扯下了他的肩甲。

啊……

酒吞的肩膀接受了风的洗礼,那片可怜的曾经威风堂堂的肩甲,怕是碎成了渣,被地狱之手托到地狱里去了。酒吞心里毛骨悚然,他敢确定地狱之手再离他近一点点,就要引发一场醉酒打架案,后果不堪设想,甚至可能赔上整个山头。

不过这时候反观茨木,他倒像是满意了,志得意满地拍了拍酒吞的肩膀,复又栽了下去。茨木的鼻息温热,正好一吐一息在酒吞裸露出来的皮肤上,让酒吞跟着小腹一紧一紧的。偏生这家伙靠不住,没多大一会就啪叽倒了下去,头正好落在酒吞盘着的两腿中间,脸还朝着酒吞。茨木也没醒,睡得挺香,砸吧砸吧嘴还发出了几声嘤咛。这次酒吞可不好过了,茨木的呼吸好死不死地打在他的…裆部上,眼看着小酒吞要造起反来,他也不敢懈怠,赶紧把茨木的头扒拉到他腿上,狠狠掐了一把自己又浇了一头酒,勉强冷静下来。


18、
为了个茨木又掐又浇凉水的,酒吞可生气了。


19、
更让他生闷气的还不止这些。比如说他借机对茨木搂搂抱抱,茨木以为这是好兄弟间的勾肩搭背。比如说他说谎话不脸红地成功找到借口和茨木一个床睡,茨木以为这是对好兄弟的鼎力相助。比如说他装病死去活来就要命不久矣,茨木急得满头汗给好兄弟找来了各种莹草惠比寿,说挚友快死了你们救救他。


20、
好气。


21、
还有呢,酒吞以前没发现过,茨木好像很招女孩子的喜欢哦?


22、
那天他悄悄跟着茨木出去巡山,没巡到一半呢,就有一堆莺莺燕燕凑了上来。樱和桃还有莹草仨人,变魔术一样的就给茨木做了个花环,茨木也没拒绝,满眼的笑意,歪着头就任凭她们摆弄。他怀里还有个童女,扑棱着小翅膀要茨木讲故事,另一边山兔也一蹦一蹦地过来说昨天茨木哥哥答应了要和兔兔转呼啦圈啦不许反悔!


23、
茨…木…哥…哥……?


24、
酒吞就这么看见茨木周围一群小姑娘们叽叽喳喳,他这威风凛凛的鬼将也不生气,反而平和得能用慈祥来形容。这时候酒吞心里蹭地窜上了无名火,还花环,还讲故事,还转呼啦圈,还不许反悔,啊??

酒吞三步并作两步地回到鬼王殿,把地跺得震山响,星熊在一旁冷汗直流却不知所以然,大气也不敢出,没有茨木挡箭牌,他可承受不住这鬼王的暴躁。

气还没撒完,茨木就风尘仆仆地回来了,头上的花环倒是摘掉了,但是还是有星星点点的碎花藏在茨木的白发间,看得酒吞又一阵火起。茨木丝毫没有察觉到酒吞阴沉个脸,哼着小曲儿进殿,看到酒吞后又要张口兴致勃勃地打招呼。

还没等茨木说话,酒吞就开了口,声音低沉沉得像是天雷滚滚:“茨木,你明天不用去巡山了。”他瞥了一眼小心翼翼的星熊,“叫星熊去。”

茨木一愣,心里顿时忐忑起来,想想自己最近好像没做错过什么事啊?就愣头愣脑地说:“啊挚友?吾今天答应了山兔明天还得——”

“老子说你不让你去你就不能去!”酒吞暴跳如雷,浑身散发着极强的低气压,甩下一句话就转身进了内殿,留下目瞪口呆的茨木和表情无法描述的星熊。

半晌,大殿里回响起星熊没有憋住的放屁一样的笑声。


25、
当天晚上,酒吞坐在樱树底下乘凉,茨木拎着两坛子最好的酒走过来,小心翼翼地放下来再小心翼翼地在酒吞旁边坐下。酒吞用余光瞥他一眼,没有说话。

茨木也罕见地没有说话,窸窸窣窣地给坛子开了封,陈年上好的酒香四溢,纵使酒吞表面上不动如钟,心底下也微微被勾引了。茨木又拿出酒盏,先给酒吞倒了一碗,又给自己倒了一碗,然后举盏向酒吞,自己一个猛子喝了下去。

结果自然是呛得厉害,酒吞听的茨木咳得厉害,正要泄了气去帮他,还没等伸出手来,茨木便抓住了酒吞的手腕


26、
接着是一个很轻很轻的吻,轻得随风便能逝去,却有真实的温度,落在酒吞的嘴唇上,像炸开了星河辽阔,星系运转不停,流星穿梭期间,宇宙趋于爆炸。


27、
“茨木大人,你听妾身讲,如果酒吞大人生了气不理你,你便凑上去亲他就好。”

日头正好,茨木坐在草地上,头上顶着个漂亮花环,身边皆是些女妖们。

“吾怎能这样干?挚友一定会不高兴的。”

女妖捂着嘴,轻轻巧巧笑了一声:“你挚友一定会高兴的。”


28、
女妖骗吾,挚友看上去连表情都没了。


29、
唔!


30、
酒吞愣了半天,才转过头来,脖子的关节好像没了润滑,像咔咔作响的破旧机器。茨木手里还抓着酒吞的腕子,见酒吞慢慢回头看他,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不仅后背冷汗直流,刚要出口辩解,却被酒吞卡住了脖子。


31、
要死了…唔…挚友干嘛亲吾…喘不上气了……


32、
“你知道你刚才在干什么吗?”酒吞终于放开了茨木,茨木的嘴被他搞得水光潋滟的。

“吾知道,吾刚才亲…亲了……”


33、
女妖欺吾太甚!亲这种事情不是对挚友做的啊!


34、
“谁教你亲本大爷的?”酒吞内心要炸开了花来,表面上仍然是一副冷态度,甚至皱起了眉头。

茨木一看不好,酒吞分明是更加生气了!挚友刚才亲吾一定是在撒气…于是他赶紧低下头来,坐得端端正正,小声说着:“吾错了。”


35、
这他娘的茨木是个傻子!


36、
酒吞差点把心里话喊了出来,轻轻咳嗽了一声,抱着肩膀说:

“教你的人有没有跟你说过,亲吻之后还要一系列的事情?”

这个新鲜了,那女妖还真没说过,既然挚友说了,茨木又赶紧抬起头来,一副请挚友赐教的眼神。

酒吞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土又把茨木拉起来,斜了一眼道:

“这里不好,要回房间里才好。”


37、
第二天星熊自觉地负起巡山的责任。

因为茨木到中午也没从酒吞的房间走出来过。


38、
“挚友…这就是亲吻之后的事情?”茨木趴在褥子里,两条小腿晃来晃去。

“嗯,你觉得怎么样?”酒吞心情大好,说谎话一套一套的。

“很舒服。”

“……”

“怎么了挚友?吾说的是实话。”

“真的吗?”

“真的啊,还想和挚友做这样的事情。”

酒吞长吁了一口气,钻进茨木的被窝,亲了亲茨木的嘴唇。

“挚友又亲吾了!还要继续吗?”

“你想要吗?”

“嗯…现在好累哦……”

“那好,睡觉吧。”


39、
也不知道茨木是真开窍还是假开窍。


40、
酒吞觉得是真的。

因为后来茨木的每一次喝醉酒,都有趴在他身上喊八百遍“挚友吾喜欢你”。

又是谁教他的啊?


41、
“当然不是了挚友!没有人教吾的,酒后吐真言挚友还不知道吗?”

茨木理直气壮。


end

   
© HMB亮晶晶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39)
热度(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