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soline

高考去了👋解放后见
可能会忍不住回来看看
嗑酒茨嗑雷安
背景来自🐯

【酒茨】情书

ooc
不要被标题骗了,这是相声


茨木要写一封情书。

“我要写一封情书!”

他兴高采烈地在食堂宣布,声音一丝一毫也没有收敛,纵使午间的食堂人声鼎沸,但依旧引来了周围人好奇而不解的打量。

“喂,你小点声啊。”

酒吞坐他对面,几分钟前帮茨木买了饭还占了位置,专门等那个一定会单手拎着书包急匆匆赶来的傻蛋下课。茨木是跨进座位,一屁股坐下来后宣布的,彼时酒吞正挑起几根面条送进嘴里。说实话,他听到之后差点把饭喷出来。

情书吗?茨木吗?怎么可能呢?

他还记得这小子高中收到情书的样子。几乎是开学的第二天,茨木跟酒吞早晨来到学校,正要打开储物柜拿书上课,却发现里面被塞进了几封信。粉红的,画上爱心的,蓝墨水小心翼翼签上名的——情书。酒吞神色复杂地拿在手里,目光明暗不定,他还不知道,这学校的女生这么开放,才昨天才刚上学,今天就有一堆学姐学妹来表达喜欢了。要怎么处理……又是一件复杂的事儿了。

他转头看见茨木,站在他旁边的储物柜门前,低头仿佛在研究实验一样看着手里的信封。仿佛是没研究出个头绪,他挑起一根眉毛,抬头冲酒吞扬了扬手上的东西,说出了一句惊天动地的话:

“挚友,这是什么?”

这是什么?这是来自大洋彼岸的特工组织给你的密信,让你用信封里的高科技玩意逃离学校,回到基地接受能影响世界的任务。

只不过特工头子喜欢粉红色桃心罢了。

要不然这就是你的某家亲戚寄来,告诉你你其实是个被隐藏的王储,现在他要挂了,让你回去继承王位和亿万遗产。

只不过你家亲戚也喜欢粉红色桃心罢了。

这他妈能是什么!

“……情书啊。”这人怎么回事?没有收到过还是真的看不懂?酒吞内心百感交集,握着信封的手都微微颤抖。

茨木张了张嘴,好像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耳朵尖微微上了红色,却是什么也没说出来。

酒吞见他这副鬼样子,还恍然大悟,还耳朵尖有红色,还不说话?怎么着,茨木是娇羞了还是怎么,他钢铁直男的样子呢?

总之当时酒吞翻了个白眼,也没理他,碰地一声撞上们,拎起背包就上课去了。后来他晚上刷校园贴吧,看见了头条贴叫什么低情商男神把情书全部返还,他都不用点开,也知道是茨木干的。

啧……

半个学期过后,有一天茨木哭丧着脸来找他,说挚友我干了什么啊为什么天天都会收到那叫什么…情书啊?酒吞想起来自己也攒了一大兜子了,颇为同情地把手搭到茨木肩膀上,郑重其事地告诉他,怪你长得好看。





“你要给谁写?”四年过去了,酒吞却是觉得茨木在这方面没有一点点长进,粮他也不会有什么看上的小姑娘,于是随口问了一句。

茨木刚把一勺子菜饭送进去,在嘴里吧唧吧唧嚼完,才咽下去,用了明显低下来的音量说道:

“我给挚友啊。”

“……哈?”

这就为难他酒吞了,他怎么听不懂啊?

“我给挚友,情书不是给喜欢的人的吗?我喜欢挚友怎么了?”茨木若无其事地又吃掉一口饭,正在酒吞瞪大眼睛心跳加快的时候,茨木又给了酒吞致命一击:“挚友是——从小到大最喜欢的朋友。”

……

原来茨木不是钢铁直男,他是钛合金直男啊。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酒吞恍然大悟。

“情书不是那样……算了,你写吧,好好写。”酒吞站起身来,径自离开前给了茨木一个鼓励的微笑,笑容十分牵强。




茨木咬着手指甲坐在图书馆的桌前,罕见地没有和酒吞一块去打篮球。酒吞这些天仿佛对他爱答不理,连看见他也不是很想。他当然知道原因,谅谁听说“我要写情书给你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恐怕都会措手不及,生气么——正常的事儿吧。

酒吞以为他是宇直,其实他才不是,他心眼可不少。哪能有人真的不知道情书的意味呢?挚友可算是低估他了。这窗户纸一捅就破,高中三年没破,他可不想大学四年也破不了,要是毕业之后分道扬镳,那见不到酒吞了他不得难受死。

那行吧,那就写吧。写什么啊?

情书,信的格式吧?那得有开头,开头写什么呢?

“挚友:”还是“酒吞:”?

唔……茨木咬了半天的手指甲,面前的信纸空白一片。他瞧不上那种烂俗的粉红色,就,白白净净的,很好啊。信纸的一角压着墨水瓶,蓝黑色的颜色是沉稳中有清爽。茨木捏着钢笔,转向草稿纸上点出几个墨点,这才仿佛有了保证一样,深吸一口气,钢笔尖接触了光滑的纸面。

不知道茨木写的什么,但是撕纸揉成团扔掉的动作可是重复了不少。写什么好呢?“我喜欢你”?

不行不行,太庸俗了。不仅如此,茨木还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喜欢挚友?”

这个也不好,别到时候酒吞还以为这是他给他的——好朋友的——信。

不过啊……为什么一定要写个情书呢?

对哦,为什么要写情书呢?那不就是跟那些小女生一样了吗?跟小女生一样,怎么体现茨木对于酒吞的特殊身份呢?换言之来说,茨木不想跟那些,那些说起来能称得上普通的表白方式一样。

唔……

他又啃起了手指甲。




几天之后的某天晚上,茨木偷偷摸摸拉着酒吞到了外面。天气甚好,星河辽阔,月光照在两人的身上,镀上银白梦幻的色彩。

“干什么啊?快点说,本大爷要回去洗漱了。”酒吞本来是懒洋洋地跟出来,不知道是什么心在作祟还是看茨木仿佛什么事也没有的样子,心里蓦然起了不耐烦与好奇的混合。

“挚友,我要给你情书!”茨木吐掉了嘴里的口香糖,坦坦荡荡的,两只手既没背到身后也没举在胸前,主要就是他手里没拿任何看起来像情书的东西。

“啊,那你给。”酒吞看他的样子,又看看月色正好,不知作何感想,也说不出话来。

“挚友,我当时跟你说的是,”茨木突然上前一步,两只眼睛直直盯着酒吞,“挚友是,从小到大——最喜欢——的朋友。”茨木狠狠地把“最喜欢”三个字加重,

“最——喜——欢!”

一个星空下薄荷味的亲吻,是我最真心的情书。

   
© Gasoline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16)
热度(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