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soline

高考去了👋解放后见
可能会忍不住回来看看
嗑酒茨嗑雷安
背景来自🐯

【酒茨 向哨】Killer Whale 10

Ooc 向导吞×哨兵茨
怎么我写的向哨都不会做酷酷的事


酒吞是被热醒的。

从他的胸膛到小腹,他能感受到一团温热而柔软的物体,随着他的呼吸一上一下,压得他喘不上气来。

在做了一个关于落入热水窒息的梦之后,酒吞好不费力地睁开了眼。窗外的阳光明明也刚醒,早起的鸟儿还没有逮到虫吃,甚至连新兵都还没有开始早操训练。他就着昏暗的光线,低头看去,果然和他想得一样,茨木的猫——缩小的豹子蜷缩成一团,趴在他身上睡得正香。

与正常的生物不同,实体化的精神体们,身子周围总会有钱一层淡淡的光,会把它们的边缘模糊,以区别是真的生物还是精神体。精神体实体化只有能力足够的人才可以做到,能力再强一点,便能将自己的精神体缩小或者变大。所以茨木嫌他的豹子太大个了,于是把它变成了和猫一样大小——倒也真的和猫一样。

不过能力再强,精神体也是主人心中真实想法的表现,每一位哨兵和向导都阻止不了自己的精神体做出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就连黑暗哨兵也是一样。酒吞知道这一点,所以他很庆幸没有把自己的虎鲸实化。

自从茨木的豹子出来后,茨木的脾气就变得很不好,相反的,酒吞的心情倒是很愉悦,毕竟一只猫科动物总是缠着自己,是一件很令人欣慰的事情。茨木的豹子从一出现,就开始赖着酒吞,从绕着酒吞的腿试探到跳上酒吞的肩头,也不过就过了几分钟的时间。酒吞走到哪里它都要跟着,酒吞上理论课它就趴在酒吞的双腿上,时不时把脑袋越过桌面环顾四周,还有酒吞硬把它脑袋摁下去。酒吞上实战课它就蹲在旁边,酒吞对打赢了,它就呲一呲虎牙;酒吞对打输了,它也呲一呲虎牙。甚至连酒吞关门上厕所,它也要立在门口等,一动不动地盯着门把手,时间长了便会伸出爪子挠一挠门。

所以说一起睡觉什么的,酒吞已经见怪不怪了,连赶也赶不走,干脆就纵容了。

但是就像现在,酒吞真的很热。他从被子里伸出手,捏着那豹子的后脖颈把它提起来。豹子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冲着酒吞小小地“嗷”了一声,眼睛半闭不闭,又要睡着过去。

“你能不能上你主人那睡去?明明就在对面。”

豹子没有出声,它再一次地睡着了,乖乖地任由酒吞掐着它的脖子。

“行吧,”酒吞咕哝一声,“就这样吧。”他把小豹子放下来,自己往边上挪了挪,让那只缩小的大猫睡在自己旁边。不一会儿酒吞一向空落落的怀里便出现了一只豹子来。

酒吞指的对面也就是他床的对面,塔里的宿舍不大,他和茨木也没有申请一张大床,于是单人床也就很小,对于酒吞这样一米九的雄性,也就只能勉强翻个身。所以也就不要指望着他和茨木能盖一床被子搂着睡觉——床不够大,他们的关系也不够满。

茨木正在酒吞对面的床上睡得正香,他这些日子很是不爽,自己的精神体太不争气,黏黏糊糊缠着酒吞算什么样子?每次自己一叫它就不好使,酒吞一出声便立马颠了过去,茨木气得直发抖。

所以茨木这些天总是黑着脸的,他甚至趁酒吞不在的时候,还把自己已经实体化的精神体给丢到精神域里去了。那只豹子一回到荒无人烟的草原上便生气了,背对着茨木,茨木数落它也不听,把个茨木气得直发抖。

“你干什么老跟着酒吞?他又不是你主人。”

“你能不能出息一点?你好歹是一只豹子,别真的把自己当猫。”

“我上次叫你你为什么不理我——喂!把头转过来…站住!”

花豹的屁股对着茨木,尾巴一摇一摆,头也不回地走远了。茨木真的生气,站在寝室里无处发泄,噔噔噔地跑到训练室打沙袋,一只沙袋又命丧于此。

但是茨木心里很清楚,精神体是他自己的内心,也就是说他一直都在和自己吵架——一个表面的茨木和一个真实的茨木,还吵得不可开交。从另一个角度来讲…茨木惊觉,自己居然是如此地喜欢…跟着酒吞,甚至连睡觉也要凑到一起。

这可真他娘的……



酒吞自然也知道这点,精神体是茨木的真实反应。所以他近日来愉悦的心情,一方面来自猫,一方面来自这真实的茨木对自己的态度——虽然他也很担忧,自己竟然对此会感到愉悦。

他不是不知道茨木最近的心情,他只觉得好笑,茨木竟然和自己的精神体闹起脾气来,而且一副争风吃醋的样子。

茨木也看出了酒吞近日来总是上扬的嘴角,他以为只是酒吞很喜欢猫,于是更加生自己精神体的气了,虽然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生的哪门子气。而他注意到酒吞,看他的眼神总是带着玩味和探究的,这让他感到疑惑,当疑惑不解的时候就更加烦躁,即使酒吞看过来的时候他的心会开始砰砰砰跳个不停。

有什么东西变了,一定变了。



“你不许去找挚友!”又一天茨木逮到了要溜出门去的豹子,捏着它的后颈开始数落。

  豹子很不满,盯着它的主人——两双眼色几乎一样的眼睛,都充满了琥珀和蜜糖,
两双一样含着显而易见的不满的眼睛,相互瞪着对方。

“瞪我也没用,你就是不许去!”

“嗷——!”

“不行!”

“嗷!”

“你这个——”

忽然地,一声开门声响打断了茨木,他和他的豹子同时警惕地往门口看去。不出所料,酒吞走了进来。那只正要被茨木骂白眼狼的豹子猛地挺直了身子,一下子从茨木手里挣脱出来,一眨眼的功夫就窜到了酒吞的肩头。

“茨木,你能不能管管你的——”酒吞半带着无奈,从门外走进来,单手扶住正在肩膀上洋洋得意的豹子。

他还没说完,就收到了茨木的一个瞪眼,然后看到了茨木向他肩膀头上的一个更加狠的瞪眼。他一句话都不说,绕开酒吞,匆匆出了门跑掉了。

酒吞有些莫名其妙,他望了望茨木跑掉的背影,回过头把那只豹子从肩膀上提溜下来:

“你主人是怎么回事?”

豹子不会说话,它轻轻地“嗷”了一小声,伸出粉红色的舌头,舔起酒吞的指尖来。

“好吧。”酒吞说。

Tbc

   
© Gasoline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5)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