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soline

高考去了👋解放后见
可能会忍不住回来看看
嗑酒茨嗑雷安
背景来自🐯

【酒茨】鬼王殿

复习到去世… 生物和政治都好难啊哭
末代文科生我的恨
ooc↓ lay了写个段子轻松轻松

酒吞有一次喝醉了,鬼使神差地接受茨木的打架邀请。茨木可是相当兴奋,酒吞本来就醉醺醺的被冷风一激,也就热血上脑,跟茨木打得惊天动地,整个儿大江山都颤了三抖,山里的小妖怪心惊胆战叫苦不迭。

惊天动地的架打完,酒吞躺在地上喘气,旁边趴着死了一样的茨木。几千年的老妖怪对上几千年的老妖怪,就算实力无可匹及,他们也实在是累得不行。酒吞喘够了气,就瞪着月光看,任由凉风飒飒也不急着回鬼王殿,后来还是茨木先晃晃悠悠站起来,发出一声伸懒腰一样的呻吟,把酒吞的注意力给扯了回来。

茨木满脸满身的血污,衣服都破破烂烂的,风吹可以屁屁凉。

茨木还是相当兴奋,他说不愧是吾友果然是天下无双实力强大又把吾打败了吾甘拜……

酒吞打断他说闭嘴吧你不累吗?

茨木揉了揉腰,老老实实说累,肋骨都断了两根,脚脖子疼,真不愧是挚友。

酒吞瞪他一眼,继续盯着月亮看来看去。

茨木沉默了一会,又迟疑地开口,说挚友啊…你今天在哪里睡呢?

酒吞莫名其妙,本大爷还在鬼王殿睡啊。

茨木挠了挠鼻尖,说挚友你不知道刚才咱俩打的架,把鬼王殿打散架了吗?

酒吞不说话。

茨木忙不迭地说挚友没关系,吾可以再为你建一个,新的更好的鬼王殿。

酒吞还是不说话。

茨木有些急了:挚友你相信吾!鬼王殿坏了是吾的过错,吾一定给挚友再修一个举世无双的!

酒吞慢慢悠悠地开口:哦——

行啊,你把床给我修大点,不用那么多偏殿,一个寝室就够了。

茨木觉得只有一个寝室怎么能彰显鬼王的气势,他说不行,得要好多偏殿。

酒吞急了,说我住又不是你住,你知道打扫那么多偏殿要多麻烦吗?

茨木张了张嘴,他认错,但他还是认为一个卧室太——少了。

酒吞白他,少个屁,老子又没有那么多能一起住的人。

而且茨木,你的宫殿还没散架吧?本大爷这几天上你那住去。

茨木眼睛转了转,想起来自己好像没有一个被好好打扫的偏殿,就咬着嘴唇不知道该怎么拒绝,或者说答应酒吞。

酒吞皱着眉头说不用那么麻烦,架都一起打了睡一块有什么大不了的。

茨木恍然大悟,觉得挚友真是太聪明了。



酒吞到了茨木的住处后,开始漫无目的美名其曰参观参观地到处走动,连茨木更衣洗澡的时候他也说要见识见识,茨木眨着星星眼,觉得挚友做的一切都是对的,差点没邀请酒吞一起洗澡。

酒吞说不用,我就看看。茨木边点着头边解开了破成布条的里衣,在他的挚友面前就这么跳进了浴池。

酒吞真的在看看,他连视线都没回避。

茨木的两根肋骨还没长好,血迹是洗掉了伤痕也愈合了,但胸膛那里稍微碰一碰还是直吸冷气。酒吞见状,跟茨木说本大爷来帮你,这样好得快。

茨木又点头,于是酒吞就走过去,两只手光明正大地放在茨木胸前开始传妖气。茨木还眨眼,觉得好神奇,挚友真厉害,伤果然是好多了,于是他也忽略了酒吞在离开他的胸的时候抓了一把的流氓行为。

茨木个千年单身汉,他也不需要多大的床,于是后来两妖躺在一张床上的时候,枕头碰枕头,头发挨头发的,挤得过分尴尬。

酒吞大摇大摆,茨木僵得跟个棍一样,后半夜酒吞说冷,硬是往里躺,把茨木挤在墙角动弹不得。

酒吞甚是满意。


就这么有一段时间,酒吞天天的跟茨木挤一个被窝,茨木本来是非常惶恐的,到后来也就习惯了,该怎样还怎样睡,就算第二天早上他躺酒吞怀里了也是波澜不惊,当做意外事故没发生过。

同吃同住,一块睡觉一块(看对方)洗澡,茨木内心深深感慨,这是多么坚定的友谊!

后来终于有一天,茨木兴冲冲地找到在他住所里喝酒的酒吞,气还没喘匀就要拉起酒吞走,酒吞差点被酒呛了一口,颇为不满地说你干什么啊?

茨木嚷嚷挚友的鬼王殿建好了!气派宏伟绝对配得上挚友的鬼王身份。

酒吞哦了一声,慢吞吞地从地上站起来,拍拍裤子说那行吧,去看看吧。

茨木一路上叽叽喳喳,开始给酒吞滔滔不绝鬼王殿的结构多么繁复精巧,那些铁材木材多么稀世难得,人力物力有怎么着怎么着,茨木说的好,但酒吞不听,他直打哈欠。

茨木监制的鬼王殿果然不同凡响,到地之后酒吞看着焕然一新的住所颇为满意,他也不在意刚刚路上茨木说的什么结构木材,只是径自往里走,绕过七扭八拐的回廊和庭院,来到自己应该睡觉的地方。

非常好,一张大床,也没看见什么啰啰嗦嗦的偏殿。

酒吞扭过头跟茨木说,说你搬过来,我现在还不习惯一个人睡。

茨木的下巴差点掉地上。

酒吞脸不红心不跳,义正言辞地说人都不会那样快改变的,我好不容易习惯了两个人睡,可不得慢慢慢慢逐渐再习惯一个人么?所以,你给我搬过来。

茨木挺为难的,他抠着手,爪子尖在地上画着圈圈,不知道该说什么。

况且,酒吞说,既然是你主持建造的,你应该体验体验感觉才对。

这下茨木通了,又恍然大悟觉得挚友说的真对,是茨木愚笨了吾这就回去收拾东西,挚友若是对这个鬼王殿不满意请一定要对茨木说。

酒吞煞有介事地点了头,语重心长地说你去吧,好好收拾东西别落下了。

酒吞是个正经人,他没趁机对茨木上下其手。

所以当天晚上他们相安无事,茨木是在第二天晚上被操的。



青行灯说这是无良鬼王和他的纯良鬼将的故事,她在说的时候无良鬼王正搂着茨木该建几个偏殿当婴儿房。

end.

   
© Gasoline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32)
热度(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