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MB亮晶晶

酒茨好嗑 雷安好嗑 不定期删文的坏习惯

【酒茨】Dragoon

ooc 是茨龙
题目为17世纪欧洲称龙骑兵(Dragon其实是那时候的一种短滑膛枪)的意思(大概吧)
无所——无所谓了
一时爽文!


龙啊。

强大又神秘,贪婪又残暴。

地母盖亚和地狱深渊神塔尔塔洛斯的儿子堤丰和女儿厄喀德那,创造了毒龙家族,使得生灵涂炭民不聊生,宙斯和诸神与其恶战了十年才堪堪将他们压在山下。

生于地球形成之前的泰蛮母龙,独自穿梭与混沌空间,连巴比伦的天神都要让她三分。挑战者无一幸免,最后只有古巴比伦的太阳神马杜克历经了堪称宇宙级的大战才将龙处死。

为战神阿瑞斯看守泉水的毒龙,口中的三排毒牙都带着剧毒的毒液,拔下的龙齿会变成凶残的武士,互相厮杀,播撒战争之种。

你看,龙啊,强大又神秘,贪婪又残暴。

你不信吗?

虽然说这都是传说吧,但是一定是有真实基础的啊。

龙嘛,与火焰,残暴,战争挂钩,是魔鬼撒旦的化身哦。

……

你真的不信啊?

……

你怎么不信嘛?

我不信,你讲得很好,但我不信。

龙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本大爷当然是认识龙的,你,你算一条…

……好吧,唯一的一条,但你不是这个样子的不是吗?


茨木盘腿坐在床上,膝头上摊着一本书,书里的插画栩栩如生,是一条史矛革一样的龙正在冲着村庄喷火,在他面前格外渺小的人类惊慌失措地逃脱。

他的眼睛,金色的,像骄傲初生的太阳又是潺潺流出的蜂蜜。一双漂亮的眼睛,如果只是轻轻的一瞥,带上一点点的感情,足以让那些女孩子们心跳加速,面红耳赤,发出让茨木不大能理解的窒息一般的声音。

太阳的,蜂蜜的,漂亮的眼睛正一动不动地盯着前方,瞳孔倒映出一点儿红,倒真是和书里那些“眼睛赤红得似乎能喷射出火焰”的龙有一两分相像。

那点儿红,放大到三维的真实空间里,成了一头红发,从发根红到发尖,不长也不短,绑成了一个马尾,带着天然的弯度垂在脑后。如果红再加点蓝,成为了紫色,再用作眼睛的颜色,就变成了世上最少有的瞳孔,是勾人摄魄的紫罗兰。

酒吞坐在茨木的对面,双臂交叠靠在床头。他对着茨木的双眼,而对方正一眨也不眨地盯着他,面颊上覆盖的鳞片又鲜红了几分。

酒吞在心中白了一眼,那条龙为什么要听对于自己的评价?

茨木完全的人形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但是放松的时候自然是龙的形态更好,只是酒吞的家和他的山洞比实在太小了,而且酒吞也不高兴他变成龙,于是他干脆变成人形时保留了面甲和一条缩小了的尾巴。

但是有个缺点,他的面甲和尾巴经常不受他的控制,开心和兴奋的时候面上的鳞片会变红,这倒没什么,许多人类在兴奋的时候脸上也会出现红晕。只是尾巴,他那天杀的尾巴会不自觉地摆来摆去,竖起来摇来摇去的,简而言之,就像狗一样,酒吞也不知道因为这个嘲笑他多少次了。实际上他曾经会把它在化形时化掉,但是让他奇怪的是酒吞硬是要让他保留着,他问过酒吞这个问题,但酒吞只会笑他作为高等智慧生物来说可真傻。

他现在能感觉到那条不争气的尾巴正一甩一甩地拍打着床铺,他曾经察觉到酒吞似乎很喜欢那条尾巴,也甚至小家子气地和它争风吃醋过,不过想想极有可能会被酒吞笑话,于是干脆就放任它不管了。况且,酒吞能感到喜欢他也很开心。

酒吞用余光看见那条覆盖着珍珠光泽的鳞片的尾巴正暴露着主人的心情,那是一个又让茨木变得更加神奇的地方,那条有差不多一个手臂长的尾巴总是让茨木后腰的衣服不能完全拉下来,常年露出一小块白嫩嫩的皮肤,而且那尾巴根的地方还带着浅浅的金色,挠上一挠就会让茨木泪眼朦胧说不出话来。

所以说,龙啊,凶残的龙,那些什么盖亚和谁的儿子女儿的毒龙家族的龙,什么叫太慢还是太快的母龙,又什么拔下牙齿就会引发战争的龙,它们的尾巴也会是这样的吗?化形也能化得像茨木那么好看吗,拖着一条小奶狗一样的尾巴?

不会吧,况且他也只见过茨木一条龙。




龙骑士酒吞,与许多当年的龙骑士一样,威风凛凛,手持利剑,身上的铠甲反射出太阳的光辉。身下的一匹纯种骏马,要么漆黑如墨,要么纯白如雪,健壮又修长的矫健身形能为龙骑士们增加不少的便利和威风。再者,身为龙骑士,勇气胆量和男子气概是万万不能少的,眉宇间的神采飞扬和周身的光环特效让无数少女为之倾心。在酒吞的年代,少女们常常的聊天内容便是哪个龙骑士更加帅气或者又哪个龙骑士赢得了国王的奖赏等等等等。

当然,酒吞作为猎龙世家中的小儿子,无论愿意与否,最后都成为了龙骑士中的一员。虽然他常面容冷静不苟言笑,但真能算得上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眉间的桀骜不驯更是让他看起来气宇不凡,也难怪他要经常进山躲避少女们的纠缠。

说句实在话,这龙要是满大街都有,那龙骑士成不了一个珍奇行业。在茨木之前,酒吞从来没亲眼见过龙,连他爹也没见过,他爷爷曾因为杀过一条龙而名声大噪,后来也曾一度想去探寻更多的龙,奈何到了临终之际也没有再找到一条,他在咽气之时还瞪着正对床头悬挂的那幅龙角,眼中混杂着不甘心和隐隐的恨意,最后撒手人寰归西去了。

因此许多龙骑士不过是徒有虚表而已,嘴中吹嘘着自己在那里见过多少凶恶的龙又怎样杀了它们,而实际上他们可能只是在书里才见过人们给龙画的形象,这还是根据酒吞爷爷的描述后加工而成的。所以酒吞对待与他同时代的众多龙骑士不过是不屑一顾,他觉得那些人还不如去做个角斗士,起码有真枪实弹的敌人和战场让他们吹嘘。

酒吞在又一天被那些攻势猛烈的姑娘们的逼迫下,从家里的后门溜出来,顺手牵了一匹马,骑上就往山里快马加鞭还美名其曰散心。彼时他只有随身的一把长剑和上次落在上衣口袋里的几枚金元,还有他特意出门前到酒窖里去顺的一壶酒。他也不担心遇到危险,山里可是清静的很,近山里的野兽几乎都被贵族们的打猎消遣给收拾净了。于是酒吞慢悠悠地遛着马,一路赏花赏树赏太阳,预备到一处清泉旁边休憩,正好能喝喝酒吹吹风,再好不快活地驾马回家。

明日松间照,清泉石上流。酒吞架着马,来到一处溪水潺潺的草地,远远地看见溪边有个人趴着晒太阳。于是他忽地放慢脚步,眯起眼睛看——啊……

不不不不不不,人不应该在背后有个甩来甩去的东西。

太阳照耀在那甩来甩去的东西上,反射出星星点点的金光,其他的地方倒是白得很,只有脑袋上能露出一点点红珊瑚一样的东西。

……

……

这他娘的不是人啊!

不是人啊!

酒吞猛地停在原地,他的经验,常识告诉他那条东西,那条尾巴应该属于爬行动物。而看过的古书告诉他,这是条人形龙,还没准是极品的。

呃……D-Dragon?

龙吗?

不可能,这么多年就没听说过有见过龙的。

但是他爷爷见过不是吗?

万一是他看错了呢?

人类在遇上未知的生物时,总是恐惧而犹疑的,虽然酒吞身为龙骑士,职责就是屠杀龙或训养龙,但他现在只有一把剑和一匹马,如果龙…那个生物能看在他兜里有几个金币的份上放了他的话,那真是最好不过了。

酒吞很想拉上马往回走,但是作为龙骑士的尊严和敬业心让他停下来,把手搭在剑把上——总得,总得,看看不是?万一,就万一是呢?

万一自己死在龙的爪下呢?

他死不死倒是无所谓,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酒吞对他自己从小到大的剑术还是很有自信的。

好,临阵脱逃是一见很耻辱的事情,那么现在,我们应该……

酒吞还僵在原地,手握着剑进退不得,他没注意到不远处的那个原先甩来甩去的东西已经停了下来,趴着的人抬起了头。

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不,瞬移到了酒吞的面前。




“呀,人类。”

……

“吾饿了。”

……

“你是人类。”

……

“喂,你说一句话啊……”

……

“哎…你是不是个…啊…那叫什么,哑巴?”

……

“嘁,没劲。”

酒吞直在原地,一句话也没说出来。倒不是他胆小——好吧——他是有那么,稍微有一点点,就一点点的恐惧,哪有人见到龙不害怕的呢?他没有不停打寒颤求饶就不错了。更多的是震惊,很简单的道理——龙啊!而且更令他没想到的是,这龙,化成人形的龙,比他还要矮上半头。

酒吞曾经以为他会仰视得很高很高去看一条龙,没想到现在呢,真真是委屈这高傲的生物了,还得劳烦人家抬着下巴看一人类。

好吧,是酒吞太高了,平心而论,这龙也不矮。

而且这龙什么也没穿,全裸着,酒吞用余光就能把对方胯下几两几寸看得一清二楚。

好一条不要脸的龙哦…

“咳。”

这裸龙还上下打量着他,眼神中的“我饿了这个人类能不能吃”表达的已经要具象化,酒吞觉得自己再不开口出声,自己可能就会丧命龙嘴,再也看不见这蓝天白云芳草地了。果不其然,他一咳嗽一声,这龙的眼睛滴溜溜地回到他脸上。

“本大爷说…你是什么东西?”酒吞百分百确认自己在明知故问,不过他首先得拿出一个人类龙骑士的气势,况且他想看看龙这一生物被人类质疑后的反应是什么。

“龙啊!愚蠢的人类果然眼拙,难道要吾化作原型给你看看吗?”

面前这矮他半头的龙果然生起气来,尾巴和背鳍要竖到天上去了,连带着眼睛都要泛起红光来。

“本大爷相信你是龙。”

“那就好。”

这龙的尾巴放松了下来,仿佛松了一口气一样。酒吞看到后内心不免发笑——这龙是个傻的吧?

“你有名字吗?”

“吾名茨木童——哎你有什么资格知道吾的名字?”

“你叫茨木童什么?”

“茨木童子!”

啊,傻龙。

“本大爷叫酒吞童子,幸会了。”

“吾不管你叫什么名字,吾饿了。”

“饿了就吃啊。”

“找不到人类,你是。”

“为什么饿了就要吃人?”

“啊……因为…嗯……”

酒吞觉得自己今天一定能活着回去,没准还能拐条龙。

“吃素不是一样的吗?”

“酒吞童子尔等人类!竟敢让吾去吃素这种卑——”

“我都能吃素为什么你不吃啊?”

茨木看起来被问住了,半张着嘴答也答不上来,他怕是忘了酒吞是龙族所说的“低等人类”,他也应该是忘了,毕竟生活在一个族群的时代离他太远了。

酒吞看着这龙发愣的样子煞是好笑,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茨木光洁的白身子简直要迷了他的眼,他竟起了要捉弄茨木的想法,他还从来没对任何人,男人,女人,都没有起过这样的恶趣味想法,这可够让他吃惊的。

“我说,你们龙都这么没有羞耻之心吗?”

“什——什么?”茨木还没缓过神儿来,被酒吞这么一问,愣愣磕磕地就顺着他回答。

“你裸着晒太阳就算了,现在……啧。”

茨木顺着酒吞的目光低头看看,果然自己一片布也没盖,龙族鸟儿也就这么大咧咧地展示着,还被酒吞嘲弄,这可让这个茨龙大为恼火。

“吾——吾化人穿的衣服都被洗了!要不是,要不是你这样突兀地来这里,吾就能在这好好地晒太阳!谁想到,碰,碰上你这个人类啊!”

“哦…”

酒吞眼见着茨龙的尾巴竖了起来,他不动声色地戳了戳茨木的腰窝,果然这龙的尾巴噌地一下立起来,连背上隐藏起来的背鳍也炸了开来,脸色以闪电般的速度开始变粉。

“人,人类!酒吞童子!你不要,你不要这样!”

“吾要拿你下酒!啊…给吾,住,住手…!”





酒吞从回忆里抬起了头,这仅仅是他发现茨木“不像一条龙”的第一件事,剩下的比如说叫他“挚友”(不知道茨木怎么想的难道这是龙族的习惯吗?),还跟着他吃菜(虽然不到一周就放弃了),乖乖躺在沙发上看书(酒吞的那个藏书室…),喜欢在床上打滚(尤其是酒吞的那一侧),很好操(这是酒吞觉得自己终于像一个“龙骑士”的地方),不吃人(茨木其实很害羞地说过他从来没吃过人,只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

当然,酒吞对于自己能把茨木带回来这件事,也是一度感到不可思议。当时那条龙被他气跑之后,半夜又偷偷找到酒吞的家,叫醒酒吞说自己找不到好吃的菜,饿得发昏。后来酒吞哭笑不得,在夜空里就宰了一头牛全抛给茨木,把茨木吃得直打嗝。幸好这偌大的一个庄园只有酒吞和一个衷心耿耿的管家,不然茨木这龙要是被发现了,肯定得被活捉起来然后被虐而死。

酒吞在讲述的时候,茨木羞得恨不得埋进地底下。他知道自己离开从小就离开族群,变得不像一条书里所讲的龙。但是——但是,自己的这些蠢事从挚友嘴里说出来,就很,很难堪啊!虽然是挚友,但是这样子也太过分啦……

然后酒吞笑他没有半点龙的高傲,是龙便要坦诚地面对这些啊。这茨木倒是试过,可是有一次他坦诚地承认了一句“吾爱你”,随后就被操了个半死,第二天嘴里连点火星子都吐不出,多亏了酒吞在一旁伺候,他还颇为感动,完全忘记了酒吞才是始作俑者。

后来他问酒吞,说挚友你会不会不喜欢我啊?我一点点也不像龙,挚友是龙骑士不会喜欢不像龙的龙的。

酒吞皱着眉头说怎么可能?我要是不喜欢你还能让你住进我家来?一般的龙早就把本大爷生吞活剥了。酒吞还骂他,骂他真是傻,还蠢。

哎呀…蠢死了。酒吞看着茨木逐渐摇起来的尾巴,长叹一口气,还得继续低头按摩着茨木的腰。

认命,认命。

end.

   
© HMB亮晶晶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24)
热度(3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