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soline

高考去了👋解放后见
可能会忍不住回来看看
嗑酒茨嗑雷安
背景来自🐯

【酒茨】信

ooc  茨木性转※

如果说为什么两个人还要写信…可能是情趣吧

荒连注意

 

 

 

亲爱的挚友:

 

挚友这几天还好吗?今天伦敦下了大雨,从早上一直到傍晚才逐渐停下。白天天气灰蒙蒙的,晚上倒是很好,连夜空都是水洗过一样的透蓝。星星很多,也很亮,我已经很久没有在伦敦见到过这样好看的星星了。

 

所以在抬头发现星空的时候,我真的很兴奋,还去敲了我们的邻居家的门。即使熟络,一目连在开门的时候也依旧温柔而礼貌,所以我真的超喜欢他,前天我们还一起去逛了商场。但是当我拉着他往外走让他去看星星的时候,被从屋子里出来的荒给拦住了。我一直对荒没有什么感觉,他对我不咸不淡的,还把我拉住一目连的那只手打掉了!是打掉了!他还说这样的星星没有什么,不要这么大惊小怪,还让我回家找挚友去!

 

我超生气,难道他不知道挚友出差不在家吗?要是你在的话,我还用去找邻居玩吗?所以我当时狠狠白了荒一眼,一目连就捂着嘴笑,后来他侧过头悄悄在荒耳边说了几句话,说了什么我没听见,但是荒翻了翻眼皮,把一目连拉回来,邀请我到屋里去坐。不过等他邀请的时候,我才想起来他竟然让我站在门外这么久!即使是春天,伦敦晚上的风也是很冷的!

 

所以,作为报复,我当然是没有答应,只是对一目连笑了笑,然后瞪了荒一眼就回了家。今天白天我可是哪也没去,在家写了一天的文章——腰酸腿痛的也没有人按摩,还要受一对狗男男的气!挚友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等你回来了,我们就也可以去我们的邻居面前显摆了。

 

茨木  4月18日

 

 

 

茨木:

 

你不要这么幼稚,连这个也要计较。我觉得我们平时一点也不低调,荒和一目连可能也忍了很久了,所以你应该祝福他们,而不是翻白眼。不过对于荒打掉你的手的事情我记下了,回去之后要找他好好聊聊。

 

没有赶上和你一起看星星是一件很遗憾的事情,不过你要知道,我一直和你看的是同一片星星,那天的天空的确很美,和一目连一起看应该是一件很令人愉悦的事情。不过你最好不要喜欢他,他有荒,而且你有老公了。

 

对于荒所说的“不算什么”,你知道,他曾经是一位孤独的旅行者,见过的星空多了,连流星也不足为奇。对于他来说,景色已经是看得腻味的东西了,你要说如果有什么他不腻味的,那恐怕只有人了,是哪个人你也知道。

 

还有,你是不是忘了自己结过婚了?你的那个“挚友”是在叫谁?本大爷吗?不要老用一些奇奇怪怪的称呼,赶紧给我改回来。

 

我不知道这边的案情什么时候能结束,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你注意不要感冒了,记得少吃零食多吃正经饭菜,去一目连家蹭饭也是可以的,给我乖乖的每天干该干的事情明白吗?

 

酒吞  4月21日

 

 

 

亲爱的酒吞:

 

今天的伦敦天气很好,晴空万里,难得的好天气。

 

我很久都没有吃零食了哦,只是今天和一目连去逛街的时候吃了一个冰激凌,我尝了你喜欢的朗姆口味,然后想到了你。所以我想说…

 

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我真的想你了!

 

好吧。今天在商场看见了上新的春装,试了一下给一目连看,他说很nice。所以…你知道,我想买衣服了。不过钱不是要紧的事情,你信不信我能晚上连警报也不触发就能偷回来?这种事情对我来说简直是小儿科。

 

那么,祝你一切顺利,我约了红叶一起喝下午茶,她说想要和我聊聊她的男朋友的事情。

 

茨木  4月24日

 

 

 

茨木:

 

你能不能不要老找红叶?你们只要一凑到一块就没有好事,我还记得上次你们俩只是吃了个晚饭,第二天就发生了轰动全城的蓝宝石失窃案。我知道你在幸灾乐祸地看我们警局焦头烂额了四个月之后,才把那东西还回去——这事本大爷可没忘,当然也没有忘了任何一件你们俩一起干的好事。即使你把偷来的东西都还回去了,但那也是偷窃行为,即使本大爷包庇你,你万一有一天被发现了,我可管不了。

 

还有新衣服什么的,等我回来,我给你买,我可不指望你能把新衣服偷回来再还回去。

 

我这边的案子不太好,警方还是没有找到什么重大的线索,我不知道我还要协助当局多久。所以在我没回来之前,老老实实待着,别老和红叶在一起,好好在家写你的侦探小说。

 

另外,我也很想你。

 

酒吞 4月26日

 

 

 

 

亲爱的酒吞:

 

你得知道,你的老婆从事的是一种公益事业,我只不过是把那些富人用不干不净的手段得来的财富拿回来,再还给应得的人——不过那是遇到你之前的做法了,遇到你之后你就让我从哪拿的还回哪去。但即使这样,也别总用“偷”这个词嘛,那那些富人的项链珠宝钻石什么的,我也可以说是他们抢来的咯?

 

还有,警局太蠢了。

 

我还要跟你说说红叶的事,她要结婚了,和安倍晴明,是一个很好的人。不过我想你肯定认识他——没错,你们总局的局长。

 

我记得你还说过警察娶一个盗贼(我更喜欢大盗这个称呼)是一件独一无二的事情,但是现在无独有偶了吧?不过我现在并不认为无论是我,还是红叶,是盗贼,毕竟我们拿了人家的东西还会给他们还回去,这样做只是给他们一个小小的警告,警告他们那些东西并不会真正属于他们,必要的时候,也会回到原来的地方。

 

我今天在家待了一天,什么也没干。

 

茨木 4月27日

 

 

 

茨木:

 

我前天接到通知,说伦敦的富人区发生了一起盗窃案,有一条钻石项链不见了——是不是又是你干的?

 

我记得那天你可说你在家待了一天,什么也没干。果然,和红叶待在一起就没有好结果,她都要结婚了,你能不能不要拉着她每天干这种事情?我真的想让你写一本犯罪心理学,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酒吞 4月29日

 

 

 

亲爱的酒吞:

 

你是不是生气了?我已经把项链还回去了,什么事都没发生,一切都风平浪静,你不要再生气了。至于为什么是一条项链,我想,红叶的婚礼上还缺个项链,最好是钻石的,和她的婚纱很配。

 

可是,我也结婚了啊,你就从来没有真正管过我这种事,每次只是让我还回去而已。你理解我一下嘛,你不在旁边,一天天很无聊的。

 

茨木 5月1日

 

 

 

茨木:

 

我没有生气,只是那几天太忙了,没有抽出来很多时间来回复你,很抱歉。

 

你明明知道,以你的闲钱去给红叶买一条钻石项链完全是绰绰有余的,为什么偏偏要去偷一条呢?即使好看也不行,要是有谁在红叶的婚礼上认出来是失窃的怎么办?

 

我这边的案子看起来很快就会完了,也许还能早点放我回来——这里吃的睡的条件真的很差。

 

本大爷还是得再告诉你一次,在我回来之前不许惹是生非了知道吗?不然,到时候可别怪我手下无情。

 

酒吞 5月3日

 

 

 

亲爱的酒吞:

 

别做无用的威胁了,你和我都清楚所谓的“手下无情”最后会变成什么少儿不宜的局面,况且,这样一点也不会让我觉得难受。

 

我今天又和一目连去了百货商场,那件新春装依然挂在哪里,而且,我还偷偷观察过——谁穿也没有你老婆好看,所以,如果你再不回······

 

 

 

“砰砰砰”

 

敲门的声音响了,茨木从信纸上方抬起头,静静注视着门口的方向。等敲门声再次响过之后,她才放下纸笔,蹬蹬蹬跑去开门。

 

“茨木。”

 

很熟悉的声音,真真切切在她耳边响起了。果然,酒吞穿着风衣站在门口,里面是还没有来得及脱下的警服,手里拎着拉杆箱。

 

“茨木。”酒吞放下箱子,张开双臂,颇为无奈地等着他那愣愣看着他的妻子反应过来,两个人一起拥抱。

 

“哦···酒吞····茨木眨了眨眼,仿佛才刚刚看清眼前的人是谁:“你回来啦!”

 

她扑上去环住酒吞的脖子,一下子就钻进了他的怀里,闻他脖子间的气息,心中的气球迅速膨胀。

 

“我回来了,”一阵静静的温存后,酒吞摸着她的头发说,“不先让我进去吗?”

 

“让你进去,你进去吧。”茨木的声音依旧从酒吞的脖颈传来,没有要动窝的迹象,明摆着是要让酒吞带着她一块进去。酒吞挑了挑眉毛,任命而颇为费劲地把箱子和两个人一块拖进了门,然后关上门,箱子也扔在原地,抱起茨木往里走。

 

“我刚刚给你写信,正好要写你再不回来,我就要去偷那件衣服了。”茨木的手指懒洋洋地缠着酒吞的头发,在他怀里动来动去。

 

酒吞低下头,咬了一口茨木俊挺的鼻尖:“想都别想。”

   
© Gasoline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7)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