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soline

高考去了👋解放后见
可能会忍不住回来看看
嗑酒茨嗑雷安
背景来自🐯

酒茨·简化脑洞

茨木是国王,酒吞是他的专属神明

酒吞有时候会隐身,只有茨木能看见他

这样他就可以欺负茨木

比如茨木在进行非常无聊的使臣议会时候

酒吞就飘到茨木后面,开始捣乱(捣蛋)

一会儿亲亲脖子一会儿亲亲耳朵的

茨木忍得超辛苦,他想拒绝酒吞又不敢,毕竟王座之下一双双眼睛还盯着他。然而他从来没法子拒绝酒吞,可难为茨木了,别人的专属神都是听人话的,他要是不听他的专属神的话,酒吞能把他搞得半死。

最要命的,他一只耳朵听底下人的报告,一只耳朵还得受着酒吞的吹气和荤话,让茨木想哭又想笑,脑子里一下子就想起来了每天晚上的那等子事,承受惯了的身体也慢慢有了反应。

使臣问茨木的脸为什么那么红,茨木只能支支吾吾说身体不舒服

然后引来了众使臣的一阵关心和夸奖,搞得时间又延长了好久

还有个使臣是个老实人,问陛下您还好吗一直在打颤,茨木瞥他一眼说头疼,有话快说,我还等着回去休息。

最后酒吞可恶劣了,他把手伸进茨木的衣服里去,还让别人看不出来茨木衣服的变化。他从锁骨一路向下到小腹,眼看着就要伸到茨木半硬不硬的叽叽上,茨木可真的受不了了。他唰地就站了起来,要不是酒吞是神,还真的会被他顶一跟头。底下的大臣们面面相觑,茨木也不管不顾地就跳下王座往宫殿里跑了,跌跌撞撞地边跑还边回头说“诸位辛苦了请回吧!”

酒吞眨眨眼愣了几秒钟,然后一挑眉毛就跟着飘了过去。他比茨木速度快,没一会功夫就飘到了茨木的卧室门口。原形毕露,靠着门框抱着膀子站着,旁边的小侍女们偷偷摸摸还叽叽咕咕地打量他。最后茨木终于回来了,见到酒吞就露出一个幽怨与恼火参半的表情。刚要出口的抱怨被酒吞一扯胳膊一关门,再一个很流氓行为的吻给堵住了。

这下子茨木也没得可说了,唔唔嗯嗯地也说不出来话,被压榨几个小时之后把要跟酒吞说理的事情也给忘了。结果到第二天临上朝的时候才想起来,超严肃地告诫了酒吞之后,依然胆战心惊地坐上王位。他知道酒吞根本不会听,没准还会整点更恶劣的手法。

那没办法了,谁叫他的专属神的这脾气大呢?茨木每天上班就跟精神分裂身体被半劈一样,一边被酒吞玩,一边还得公事公办演得不让别人看出来。每次他想生气的时候,只要一盯上酒吞的脸,那他就没辙了,话也说不出来是脑子也丢没了。于是他只好闭着眼睛跟酒吞进行严肃的谈论,不过这样酒吞就会以为他是在要亲亲,那接下来发生的可就是几个小时的探究问题了。

有时候半夜茨木会想,他堂堂国王怎么就混成这样?然后就坐起来,看起来很生气的样子,但是再一看旁边睡觉的酒吞,又破了功,啪叽一下倒在枕头上,抱着酒吞的胳膊就不想撒手,抱着抱着就又睡着了。

唉,生生相克。

   
© Gasoline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11)
热度(216)